北川沧海

很真诚,很认真,很喜欢写段子

你好我的班长【36】

【36】

气的张佳乐一气之下取消了微博上所有的算命先生的关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在屏幕那段笑的话都说不上来,颤抖着给他打字说:
【你还真去问了啊】
[我觉得他说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黄少天想起来王杰希说的那句话。
“你一路平安喜乐,虽有风有雨,他仍在侧。”
他仍在侧?
黄少天盯着手机屏幕,想了很久。
还有喻文州说的那句话。
“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的。”
不会那个他……就是……
“我靠!”黄少天使劲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不可能没有的事喻文州连女孩都不怎么接触又怎么会仍在侧,什么他仍在侧,都扯淡扯淡扯淡!”
即便他真的在侧了,又有谁会同意呢。
说起来黄少天和喻文州熟悉,要感谢张佳乐。
这个班里喻文州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张佳乐,黄少天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张佳乐。用黄少天自己的话来说,像他这样有些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的人,遇到张佳乐简直是福音。
他们俩怎么熟悉的,这还得感谢张佳乐。
一个晚上黄少天拽着张佳乐去学校食堂吃饭,和他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喻文州的事情。
“黄少天,你这么在乎他,你怎么不去追他呢。”张佳乐托着腮帮子说,“你在这跟我说也没用啊,我都快走的人了。”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他啊?!”黄少天大声说。
吓得张佳乐差点没一口水喷他身上,“我都没看出来!你真的喜欢他啊!”
“昂。”黄少天委屈着个脸跟他说,“我真的有点喜欢他。”
印象里这是张佳乐第一次帮人追人,虽说最后黄少天放弃了。
“同性之间,恋爱真的很艰难,我,还是没有那个勇气去面对。”
这是他跟张佳乐说的。
“少天啊,有的时候,如果你真的遇到了对的人,你会发现每一天都变得不平凡起来,你也会为他有勇气与命运抗争,都在于你。”
当时学校好声音比赛,黄少天中午不吃饭就去听他唱歌,还让张佳乐帮他录像,为了录的清楚,张佳乐胳膊都酸了。
“我他妈饿着肚子就来陪你听演唱会你是不是得谢谢我!”
这种情感其实在张佳乐走之前并不是那么强烈,可张佳乐走后,黄少天却十分怀念。
“行啦,我暑假不是还回来吗,这么娇气算个什么劲啊再这样我给你订秋葵炒蛋了啊!”
“张佳乐你大爷!”
如果没有他,我都不可能和喻文州有交集,黄少天这么想着,今天听完喻文州的话,现在,他心里面那摊死灰,几乎已经快要没有的死灰,差一点复燃,也真的快要复燃了。
“他或许只是刚好认同吧……不会是真的喜欢我的……都是我想多了……”
噌,火苗灭了。
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突然又开始想张佳乐了,不光是因为他看明白了叶修和张佳乐的关系,也因为自己:原来有什么事情,他总感觉到了张佳乐这里,就都能解决,现在自己的一些问题,能跟谁说呢。
他这么想着,突然喻文州给他发来一条消息。
{在吗}
{英语答案发我一下好吗}
【等下】
曾经的黄少天看到这些消息都会激动的拿不住手机,现在的黄少天可就不是了。
小太阳也有阴暗的时候啊。
过了一会又来了一条消息。
{明天一起去吃早饭吗?}
【哦可以啊】
{好,那40见}
【好】
黄少天看了看日历,3月底了。
张佳乐走了快一个月了。
他们也该模拟月考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稀里糊涂的过着。
张佳乐黄少天每天还是有一沓没一沓的聊着,聊学校发生的事,聊游戏,聊人生。
转眼间4月6号了。
高一下学期第一次月考。
在考试前一天,张佳乐给黄少天发了个微信。
[考试加油。]
【一定。】
【哦对了你托福?】
[98。]
【行。】
然后黄少天就去睡觉了,而叶修等了一晚上也没等到张佳乐的一句加油。
考试的那几天,所有人都全力以赴,高考的改革给他们压力太大了,许多人不知道怎么选课,不知道哪种方式最适合自己,学校高二的政策一直没出台,这感觉,真的很糟。
“就是那种无头苍蝇满屋子乱飞的感觉。”
黄少天第一天考完的时候就这么和张佳乐说的。
考完所有的科目之后,黄少天在微信上破口大骂。
【你大爷!这卷子出的忒难了!】
[我本来还想问你英语考试要不要和我换脑子]
【如果真的可以我乐意啊!】
【啊不行那天考生物。】
整段垮掉。
[少天你政治考的怎么样啊]
【我……不怎么样】
[你物理如何。]
【我物理考的还行,还行。】
[那这样,你选物化生是吧]
[这三科都上不了85我就打爆你的头]
【张佳乐你大爷!】
后来成绩发下来,黄少天考的真的不错。
【叶修的成绩不怎么好,有点掉了】
[有点掉啊?]
【对,他这次政治整张卷子垮掉】
【然后英语也考的很砸】
[他本来英语就挺砸的……]
一个130多的人看110多的卷子是觉得挺砸的,黄少天这么想着。
【今天收拾书包的时候,喻文州过来温言细语安慰他,还帮他收拾来着。】
[啊?!]
张佳乐翻了翻自己书包,包里还装着一罐薄荷糖。
原来叶修考砸,都是张佳乐给他带糖。
“诶,送你颗糖,嚼一嚼心情能好点。”
“谢了。”
而现在叶修好像吃不到糖了。

你好我的班长【35】

【35】

他真的真的唱歌了!他唱歌了!
唱的是最佳剧情!
名为喜悦,感动,惊讶,紧张的几种情绪在叶修的心中交替着出场,瞬间将他的心房浸泡的柔软了几分。
写作业一直紧锁着的眉头突然舒展,他点开了播放器,听着歌。
忽然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诶。”
我笑了吗。
他摸了摸自己嘴唇,又轻声笑了。
屏幕那边的张佳乐唱完这首歌长舒一口气。
奇怪,唱完怎么心里舒坦点了。
北哥的嗓子是那种公子音,唱起歌来很舒服,尤其是这种撩人的歌,张佳乐为了贴一下声线,就升了个调。
“很想用心把它唱好。”
这是他的歌曲简介。
也许为了谁而唱,也很重要吧。
叶修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破天荒的没睡觉。
说的就是这种心情。
连最一本正经的王杰希都觉得不对劲了。
“我看叶修的贵人要出现了。”
王杰希一本正经的对喻文州说。
“你觉得什么时候出现。”
“不好说。”王杰希数了数手指头,“至少,解决是好的。”
“那过程呢。”
“艰难无比,但是有人陪伴。”
“王大眼你在这神神叨叨干什么呢。”叶修的声音传来,打断两人的谈话。
“给你算命。”
“我看你骨骼惊奇,将来必成大事。妻妾成群儿孙满堂钱从天上来。”
刚进教室的黄少天噗嗤一声开始笑。
而王杰希还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王杰希你会看相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黄少天笑的快在地上打滚了,“阴阳先生啊你是哈哈哈哈哈哈哈来给我算一卦。”
“我算你一路平安喜乐。”
话音未落,黄少天报来的书就被撞倒了。
“我靠!你认真的啊?”
“但是会有一些小挫折。”
他特别认真的说。
“真的?”
“而且这个人会排除万难来见你。”
“我觉得老王说的挺对的。”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说,“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我靠我靠我靠文州你也信了他的邪啊。”
“你认真点。”叶修对着他说,“艰难无比,还有呢。”
“那个人会离开你,但是,你会把他找回来,他也会把你找回来。”
“真的?”
“真的。”
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感觉,
王杰希在维护自己作为一个道士的尊严。
“他这是明世隐,那个占星术士的皮肤玩多了的后遗症。”
后来黄少天把这些事都告诉张佳乐了。
[艰难无比?会离开?]
【是啊王杰希就这么说的,还神神叨叨的。】
[你信他吗?]
【我信自己。】
[那不就得了。]
是不是也应该让王大眼给我算一卦。
张佳乐找完王杰希后都崩溃了。
卦象和叶修一样。
阅尽人间百态,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你好我的班长【34】

【34】(我来发糖了开不开心!)

物理课上完了,这帮人也就死的差不多了。
今天学校下课铃播的是动物世界的片头曲
就是那个等等等等等等的
不夸张的说,王杰希在那一刻觉得全班人都是野马。
啊是带着缰绳的。
要说这个班的物理老师也是一绝。
韩文清曾经非常愤怒的说:“这个老师上课什么都不讲!什么!都!不!讲!”
今天物理课依然如此。
写了个标题:抛体运动。
“对物体以一定的初速度向空中抛出,仅在重力作用下物体所做的运动叫做抛体运动,它的初速度Vo不为0。抛体运动又分为竖直上抛运动、竖直下抛运动、平抛运动和斜抛运动。”
“我们怎么研究它呢,把它分两块,自由落体运动和匀速直线运动。”
她画了个图。
“比如说,物体以V0的初速度,做抛体运动,到地面时速度为V,过了5秒,请问它从多高的地方掉下来?”
全班都答出来了。
“好的,这就是抛体运动,我讲完了,有不会的吗?”
全班安静如鸡。
“好,还有30分钟,做5道小题。”
以前网上有个段子叫
数学就是 授之以鱼 考之以 鳕 鳕 鲣 鳔 鳔 鳓 鳓 鳗 鳗 鳘 鰵 鳙 鱅 鱇 鳖 鳖 鱂 鳛 鰼 鳚 鱏 鱚 鱝 鳜 鳜 鱓 鳝 鳝 鳟 鳟 鳞 鳞 鲟 鳠 鱯 鳡 鱤 鳢 鳢 鱢 鱠 鱮 鱍 鲎 鳣 鱣 鲚 鳤 鱲 鱵 鳄 鲈 鲡 鱻。
对不起,物理也是。
那天下午黄少天和张佳乐聊,就说了一句经典的话。
“这就好比什么啊,这就好比你吃鸡的时候你就一个四倍镜,对面四十八倍镜那种。”
“你水平有那么差?”张佳乐挑着眉问道。
“没有,那是林敬言,我是八倍镜。”
五十步笑百步。
张佳乐在心中这么想着。
【哦对了我有个发现,和你汇报一下。】
[你说]
【我今天物理课准备借叶修笔记】
【他睡着了。】
[说重点。]
【他笔记上画了物理老师】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听我说完】
【还画了一个人,具体是什么我没看清,应该是弹钢琴的样子】
【边上写了几句歌词】
【好像是什么,人潮再拥挤,什么一步一步什么走去?】
[北哥的,最佳剧情]
【对对对这歌是你给他推的吗】
[是啊]
【哇哦。】
[写你作业去]
【哇哦。】
[哦对了文州今天找我了]
【他找你干嘛!】
[问答案啊]
[你拍给他吧,我没有]
【好的好的好的,物理吗?】
[对]
对付黄少天,就用喻文州就行了。
张佳乐在无数次的观察中得出了一个极为准确的定律。
然后他就回去背单词了。
“lampoon,laggard,jocular……这都什么啊天啊……”
一直到晚上九点。
九点的时候,张佳乐照常上全民k歌去玩耍,发现,黄少天,竟然,唱歌了!
黄少天唱歌了!
我的天啊!
然后一点开这歌这画风立马就跑偏了。
据他所知黄少天是一个特别爱听纯音乐的人。
这一打开播放键听到的是魔术先生。
然后乐乐特别认真的听了。
“黄少天,你的嘴皮子,真溜。”
咬字发音清晰每个字我都听懂了。
再后来一会喻文州也唱歌了。
喻文州的嗓子特别好,天生唱歌的料。
唱的平凡之路。
[少天,给,听去吧]
【哇!】
【哦对了,叶修说特别想听你唱最佳剧情】
[为什么啊]
【他没听过你唱歌。】
[啊?????]
【你快去吧我都答应他今天一定要让你唱了快点快点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
[哦。]
搞得张佳乐也有点想唱歌了。
于是默默点开了最佳剧情的伴奏。
“人潮再拥挤,灯光再聚集。”
“我也要一步一步向你走去。”
唱完之后过了一会就有人送花了。
张佳乐的嗓子属于可调控的,能高能低那种,所以,唱歌这事对他来说真的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他想不想好好唱。
屏幕那头的叶修特别开心。
他听到了。

(这一段时间一直在听广播剧,发现729的人唱歌都好好听!也迷上了北哥,觉得人很有才很有气质而且声音很好听!)
(里面的歌曲都还挺好听的哈可以去听)

你好我的班长【33】

【33】

后来对于这件事情,黄少天给出了一个特别合理的解释。
【你看他还想着你】
【你教的单词他都知道】
【那他在比赛的时候不就是二打一吗!】
【这就是次元行者和召唤师啊!】
后来张佳乐想了想。
[不是]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奈雅丽还是那群召唤物]
(注:奈雅丽是次元行者的伙伴,可被召唤出来作战)
【奈雅丽啊!毕竟你是外挂!】
[你给我上线,我揍死你]
后来黄少天的剑客又和张佳乐的弹药专家打打杀杀,这就是后话了。
英语课上完之后是物理课。
物理课代表方锐,
又他妈的睡着了。
这意味着物理课的另外一位课代表,吴羽策同学又要一个人扛起大旗。
“猥琐方!”
物理课上课前五分钟就听见门外
吴羽策中气十足的呐喊。
如果不是李轩刚好路过,他一定会认为刚才喊人的是韩文清。
但是后来转念一想。
韩文清好像是直接把练习册放方锐脑袋上,顺带,抢一沓纸巾。
韩文清吧在这个班是大哥。
大哥级人物。
不仅因为他年龄大。
而且,他懂得多啊。
用黄少天的话来说,就是那种,
我们学了一个月他学了一周,
他考年级第三。
而且老韩敢怼老师。
“你是老师我尊重你,但你不能这么随便瞎说。”
把当时初三的年级组长怼的一愣一愣的。
后来高中,林敬言有一句特别经典的话
“韩文清这个人,唯独是强迫不来的。”
英文大赛这事是冬瓜哥去找的韩文清。
毕竟因为老韩的词汇量真的恐怖。
这也是叶修他们组英语万年第一的资本。
徐景熙不行了有林敬言,林敬言不行了有叶修,叶修不行了有黄少天,黄少天不行了有韩文清,韩文清不行了有魔王张。
其中后两者基本上,都属于压倒性的。
老韩往那里一站,就能定心。
跟老虎似的。
跑题了说回来。
后来方锐还是没有醒。
李轩帮着吴羽策把物理作业抱了进来。
然后两个人特别默契的把两摞作业
直接拍到方锐桌子上。
“卧槽!”
方锐吓的从桌子上直接弹起来。
“您的。”
吴羽策和李轩微笑着看着他。
“我谢谢你们。”
方锐瞪着个眼睛说道。
物理课。
今天比较舒爽。
三节物理连堂。
物理课上讲抛体运动,叶修又睡着了。
黄少天回身去看的时候,
发现叶修的笔记上画了物理老师,
还画了一个人。
还写了几句歌词。
时间有限,他看不出是谁。
他寻思着回去一定要和乐乐说一声。

你好我的班长【32】

【32】

规则:连续两个词没答出来换人,每组三人。
eliminate。
“eliminate是消除啊!你是傻子吗!”
张佳乐的回答轰的一声响在他耳旁。
“消除!”叶修的答案脱口而出。
黄少天惊呆了。
这可是高阶词汇!是在advanced里面的!
而据他所看所知,叶修从来没有翻到过高阶词汇。
所以叶修答出这个词的时候,
黄少天差点没一口水喷在徐景熙身上。
好在他憋住了。
唐柔的表情上写满了震惊。
同组组的喻文州觉得自己根本就不用上去了。
接楚云秀的王杰希两只眼睛瞪成一边大。
“好下一个词。significant。”冬哥说。
就是那一秒,叶修的思绪回到了那个下午。
星巴克里,张佳乐坐在他对面。
给他讲每个词的意思。
其中就有significant。
“你记住这个词和important一个意思就行。”张佳乐给他解释着,“写作文的时候别只用一个important,多用点。”
1秒时间,却像一年。
“重要的!”
二连击破!
这个答案就这么简单的出来了。
如果不是黄少天亲眼所见黄少天是绝对不会相信这一点的。
后面的几个单词,叶修犹如斗神开挂附体
虽然中间被王杰希给截胡了。
但是下面,叶修没给喻文州任何压力。
因为他都答对了。
就连冬瓜哥都害怕。
众所周知,冬瓜哥的单词quiz,考的难度是变速增长的。
也就是说,这里会出现你根本就没见过的词。
用张佳乐的话来说:“这种词太偏了。”
但是也正是他,破了纪录。
十个词,全中。
然后今天,全班紧盯着叶修,
只要他答对这个词,他们组直接获胜。
成败在此一举。
“prerequisite。”
“先决条件!”叶修脱口而出。
又是一幕电影。
“我刚看完好多课的prerequisite都是biology啊!”张佳乐给他发微信说。
当时的叶修哪知道那么长的词。
好在微信这个东西是有翻译的。
于是叶修就记住了这个词,prerequisite。
他答出这个词的时候,黄少天差点没把桌子掀了。
林敬言眼镜都吓掉了。
喻文州差点没一屁股摔地上。
王杰希真的两只眼睛都一边大了。
冬哥也震惊了。
叶修已经接近了纪录。
九个词。
在所有人记忆中,能完整答出十个词,
全中无错误的人。
这个班里只有一个人。
是张佳乐。
他答完词的时候,是举重若轻。
今天叶修答完词的时候,长舒一口气。
后来等他们都回到座位上,好多人还沉浸在叶修的恐怖之中。
冬哥一句话才知道今天突然考单词是为什么。
下个月的单词比赛,张佳乐不在的话,
因为他是首发,所以一定要找人顶替。
叶修,自然而然就这么替补上去了。

今天,张佳乐在新西方又过的很快乐。
口语课上和他的老外老师交流十分的舒服。
写作课上写作文写的也很舒服。
今天又是十分开心的一天。
下课之后他收到一条消息。
“我靠你太牛逼了!”发件人黄少天
[你说怎么了?]
【我靠今天叶修开挂了】
[啥挂?]
【今天英语课因为你走了,单词大赛没人了,得找替补】
【老叶答出了九个词啊!】
【最后一个词他都答出来了!】
[我靠!]
黄少天都能感觉到张佳乐的震惊了。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
除非大事发生,
张佳乐是绝对不用我靠这两个字的。
[不会吧叶修词汇量这么大?]
【今天我也震惊啊,我跟文州去报作业的时候文州说他自己都吓得差点坐地上】
【哦对了你没看见今天王杰希两只眼睛瞪成一边大了】
[行]
回到家后,张佳乐瘫在家里。
叶修答出九个词的事情确实是惊到他了。
搞的他不得不唱一首歌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就这个feel倍儿爽!”
孩子长大了,有出息了。

你好我的班长【31】

【31】

[叶修同学,给您的答案就是让您抄的]
〔啊〕
〔可我找不到答案了啊〕
张佳乐差点没一口水喷在屏幕上。
[你是吃答案长大的吧]
[刚一天就丢了啊?]
〔失误〕
〔你快帮我做〕
[我把练习册都留给你了我怎么做啊]
哎呀。
叶修想了想张佳乐的位兜。
第二天他给黄少天看聊天记录
黄少天突然就想到了哆啦A梦的那个口袋,就是那个什么都有的口袋。
那照现在看来张佳乐是不是就是从抽屉里去到了米国?
顿时觉得自己真是太有才了
后来少天把这段想象发给张佳乐了之后。
张佳乐拿满级弹药专家把战斗法师
尤其是叶修的战斗法师
往死里打,绝不留活口。
后来喻文州去问张佳乐为什么给叶修把所有东西都留下来,张佳乐答的也特别简单。
爸爸得帮儿子。
于是每到周末,就看着一个战斗法师
追着一个弹药专家
满地图跑,完全不累的那种。
啊对了,还有一个剑客和一个术士在一边看戏。
一个魔道学者当解说。
跑题了说回来。
跟黄少天讲完这事之后就上课了,上英语课。
张佳乐走之后,英语课多了一项新内容,
叫单词大赛。
词源来自于新西方那本高中必备词汇3500
今天很不幸,是第一天。
老师说让班长先来。
叶修,楚云秀。
楚云秀的英文不好,全世界都知道。
叶修的英文不好,全世界也都知道。
毕竟这两个人都是听写从来没合格过的人。
“好的听题啊,第一个词!”
第一个词是eliminate。

你好我的班长【30】

【30】

先祝叶修生日快乐!
但是今天的刀还是要发。

下午是化学课,叶修又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看着自己空白的笔记,
心中一阵悲凉。
“你去看看张佳乐位兜里有没有化学笔记吧。”
黄少天半开玩笑的对他说。
“那他可真神。”叶修嘴上这么说,胳膊却特别诚实的伸到张佳乐的桌子上开始找东西。
“白高兴一场,少天你把你笔记借我一下。”他伸手回来,黄少天把笔记递过去,“以后不能从后方借笔记了,哎。”
黄少天挑了挑眉,叹了口气。
“他还有一个月才走呢。”
“啊?”
“你不知道啊,他4月份到位。”
黄少天喝了口咖啡,说道。

国贸,新西方地区。
张佳乐在那里认真的上课学英语。
上午的阅读课对于他这种词汇量虚高的人来说,看懂阅读不成问题。
问题是做题呢,做题呢!
这好像就是个大问题了。
“嗯……老师你等一下啊快了快了。”
然后开始转笔,笔帽,都被,转掉了。
“D对不对。”
“好棒,对了,这里面有不会的词吗?”
“没有。”
哦对了教张佳乐阅读的是个小姐姐,可好看了。
中午,张佳乐不吃饭。
不是他在减肥,而是他真的吃不动。
快餐这个东西,就跟做题一样,
题做对了会烦,
快餐吃多了也会烦。
当然像麻辣香锅这种,属于例外。
用张佳乐的话来说,麻辣香锅这种美食就是人间极品。
川菜,以辣著称。
毕竟他是四川人,四川人,爱吃辣。
在学校那会,以前他看黄少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吃着辣
感到十分的不解。
后来他才发现,黄少天是广州人。
是南方的啊,
粤菜口味,在张乐乐眼里是比较清淡的。
面条馄饨汤圆。
很久很久之后张佳乐才知道粤菜还有一种
叫叉烧的特别好吃的肉
叫干炒牛河的特别好吃的面。
这两样东西被张佳乐称为人间精品。

晚上学校晚饭有重庆小面。
“张佳乐应该再等一天再走的。”
黄少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吃着重庆小面
叶修在他对面面部狰狞的吃着重庆小面,
两个人,哭的跟什么似的。
不过没有人来嘲笑他们了。
这一天也就这么过去了。
“真不明白他怎么爱吃重庆小面的,他百吃不厌啊。”
“我明白他为什么爱吃了。”叶修说道。
因为刺激,
刺激感官,刺激味蕾,
刺激这个东西吧,是可以暂时性让你忘记一些东西,一些你不想要的东西。
当然,在黄少天和叶修吃了无数次
麻辣香锅重庆小面水煮鱼之后,
这句话被他俩四巴掌拍死。

晚上吃完饭后叶修骑车回家,
回家之后,开始写作业。
唐柔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英语作业写完了吗?”
“课代表不写作业啊。”叶修调侃着。
“不会写你快帮我。”
他写了一半发现太多了,转手就给置顶的人发了一条
〔作业写完了吗发我发我!〕
[给你的答案干什么用的]

你好我的班长【29】

【29】

当时别说同学们了,
叶修都他妈愣在那呢。
他发誓他真的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张佳乐会把学案都留下!
张佳乐啊张佳乐,
你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叶修!回到你自己座位上!”
老范看不下去了。
“好。”
叶修手里拿着学案,一转身坐回座位。
在他前面的黄少天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老范开始认人。
“叶修,你来做一下这道题!”
“啊,哦好。”
叶修定了定神,开始答题。
“这题画图啊,画图就行。”他认真的说。
黄少天看了看题,瞪着个眼睛。
这是道选择题,选择题,方程。
不用画图好吗!
“叶修!这是方程!”
“啊……哦对不起这题不用画图。”
“你今天怎么回事啊,这课上有点不专心啊。”老范很严肃的说。
“老师我昨晚上没睡好。”叶修特实在的说。
“打游戏要有节制,下次注意啊!”
叶修答应着,坐下了。
唐柔看了看他,小声问他:“怎么了?”
“昨晚上三把排位你说怎么了。”
叶修揉了揉眉心,看着她,苦笑着说。
“你昨晚上没上王者啊。”
唐柔对他说。
“我去的qq区。”叶修回过头去做题。
“哦。”
后来下了数学课,黄少天自己一个人溜达到操场上站着,等着其他人。
“诶你身边那个高个呢?”
“他出国了。”
体育课上,老师像往常一样报数。
“报告老师,应到33人,实到33人,缺席0人,报告完毕,请老师上课。”
唐昊重复着每天的工作,但这个大招杀伤力太大了。
如果说老范就问了一次,体育老师也问了一次还好。
这是诸葛亮的三技能,一炮轰死你。
但是,
报数这件事情是一个daily的过程
就是每天都少一个人。
扁鹊的技能,持续减血,就是这个。
这一天叶修阴沉的可怕。
心脏好似要裂开,但还仍在跳动。
每跳一下,就会流血。
流着流着,干了,就不痛了。
化学实验课上,总有一个座位是空的。
而那个位置的边上,是黄少天。
叶修深感庆幸。
他清醒的知道,张佳乐不在这个班了。
11点多的时候,张佳乐发了条朋友圈。
“我在国贸吃着麻辣香锅。”
韩文清:你这日子太悠闲了。
魏琛:你应该体会一下民间疾苦。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靠你居然背着我去吃麻辣香锅!
叶修:混吃等死
张佳乐:谁他妈说老子悠闲的混吃等死!
后来学校中午吃饭。
食堂的时候,黄少天挤破脑袋去抢的麻辣香锅,原来有深意啊。
叶修这么想着。
那是叶修第一次盯着手机看了好久。


你好我的班长【28】

【28】

(我想试一下双视角qwq

3.8号,又是新的一天啊!
但对于张佳乐来说,我可以晚起床了!
反正我也离开学校了。
那天早上的时候,他迷迷糊糊的,一只手从被子里,慢慢吞吞爬出来。
一阵胡乱摸索,摸到了边上的手机。
看到时间的时候,张佳乐觉得一个大雷咔嚓一下劈在自己天灵盖上。
“卧槽8点了!卧槽怎么没人叫我!”
凭心而论张佳乐起床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穿好校服背好书包刚准备出门。
“诶等等我退学了诶。”
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叹了口气。
随即脱掉,换回了家居服,将校服收好。
“再见了。”
他看着柜子里的校服,最终关上了柜门。
以后,大概也没机会再穿了吧。
“不知道少天和老叶他们怎么样了。”张佳乐心道,“反正唐柔对叶修那么好,应该也会适应的吧。”

学校。
叶修如往日一样早早来到了学校。
他回头说道:“诶乐乐把你物理作业借我一下。”
半天没人反应。
等他转过身来看时,才想起来,
他身后那个座位,空了。
张佳乐,不在这个班了。
叶修挠了挠头发,转身回去。
“少天把你物理作业给我一下。”
“乐乐呢?”
“他不是退学了吗。”
“哦你等下。”黄少天翻了翻自己书包,“诶我记得乐乐给你留答案了。”
“他微信上跟我说,那些答案留给你。”
“啊?”
叶修立马起身去翻张佳乐位兜。
物理练习册,语文练习册,数学练习册,英语练习册……
所有!
他那天只是随口和他说了一句自己的答案丢了让他留给自己。
没想到他真的留下了。
叶修轻轻的笑了一声。
“谢谢。”
然后拿出了里面的物理答案。
自己坐回去对了。
然后是数学课。
“张佳乐!你来做一下这道题!”
班里没人反应。
“诶叶修你后面那个空位是谁啊。”老范问他。
“张佳乐。”叶修答道。
“他怎么没来啊?”
“退学去国外了。”叶修说。
“哦好。”
一抬眼就看见黄少天盯着他,默默给了他一张纸。
“卷子上有水渍,要吗?”
“谢谢。”
叶修用纸擦去打哈欠流出的泪。
“接下来同学们拿出学案我们来做题。”
叶修翻着自己书包,心头一凉。
“我学案呢我去!”
他找来找去,刚想要回头看。
“他不在了。”
于是接下来叶修做出了一个令全班除了黄少天都费解的举动。
走到张佳乐座位处,找学案。
找到了。



你好我的班长【27】

【27】


3.7号,最后一天。
准确来说是张佳乐最后一天上学。
今天的二班也很和平。
罢了,就当我今天不离开便是了。
张佳乐心道。
课程都正常的上着,平时最不爱听的课,今天他听的格外认真。
连叶修都怀疑他是不是疯了。
第三节课,英语大课。
在全班都写完英语卷子交上去后,
冬瓜哥放了一张全班的照片出来。
“接下来我们要面对一个悲伤的事情了,我们的张佳乐同学,要远赴旧金山求学,今天是他最后一天来咱们班里。”
张佳乐惊讶的说不出话。
这是?这是给我送行吗?!
“我记得他联欢会的样子,一战成名;还有他每次布置板报的认真,希望他到那边也能够好好学习,好好努力,在国外也能有所成就。”
“如果,累了,困了,伤了,就回来看看,二中永远是你的家。”
“接下来,我们请张佳乐说几句话吧。”
张佳乐震惊了!
啊……让我说啊,我什么都没准备啊。
但是他还是站到了讲台上。
“我觉得我自己特别幸运,真的。”
“在座的各位,我能遇到,一定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我学习不好,但是,没有人对我不好。”
说着说着,张佳乐的眼眶已经泛起泪光。
“去国外对我自己也是一个挑战,我相信自己可以过去。当然,很抱歉。”
“我不能陪着各位会考,高考了。但是我一定会陪着你们,有什么不开心,不高兴,欢迎微信打扰。”
“如果以后去美国的话,欢迎来旧金山玩啊。”
“可能现在想说的也就这么多,但是更多的还是感谢。”
“感谢你们,感谢所有的老师,感谢你们让我过了最美好的一年。”
“谢谢你们。”
张佳乐鞠了一躬。
班里的掌声雷鸣。
他回到座位上后,叶修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相信各位也知道,这个班里,有一位和张佳乐关系特别好。”冬瓜哥继续说。
黄少天打了个寒颤。
“我们请黄少天同学来说两句。”
张佳乐震惊到语无伦次。
黄少天低着头走了上去,到讲台上,又是那个小太阳
“我们认识四年了。”
“性格很好,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啊,帮了我很多。反正,希望你,”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渐渐沙哑。
“好好的,一定要好好的。”
“不开心,就回来,我们都在。”
“真的,在这里要谢谢你。”
一抬头,还是那个熟悉的笑容。
一如当年黄少天见到张佳乐的时候,
确认过眼神,是对的人。从此的路,就一起走了。
全班又一次爆发了掌声。
“好,我们班里同学也给张佳乐准备了礼物。”
叶修拿起自己边上的袋子。
“乐乐,送给你。”
“这里面是我们所有人给你写的贺卡。”
“谢谢班长。”
叶修把袋子放到他桌子上。
抱了张佳乐一下。
“好好的,不开心就回来。”
最后,全班照了合影。
然后,这一天,张佳乐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直到放学。
张佳乐默默的收拾好书包。
“你什么时候回来。”说这话的是方锐。
“那边5.31号就放假了,八月中开学,你算算我那天回来吧。”
“张佳乐请你离开这里!”
“帮我们拍些好看的小姐姐!高清的啊!然后回来的时候带女朋友!”
“女朋友就算了吧。”叶修突然说。
“啊?”
“你找得着女朋友吗?”
“叶修你大爷!”
一阵玩笑怒骂后,张佳乐背起书包翻了椅子。
“班长,再见了。”
“再见。”
叶修平静的说。
其他人也跟他说了再见。
黄少天在门口等他好久了。
“走吧。”
他一把抱住黄少天,眼泪夺眶而出。
“好了好了。”
黄少天拍了拍他的后背,“别哭了。”
我不知道,到了国外,我是否还能找到你。
你,黄少天,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兄弟,
这辈子,无人可以替代。
两人搭着肩,走出了校门。
出了校门后,张佳乐对着校门口,
深深鞠了一躬。
离开的时候,黄少天紧紧抱住张佳乐。
“我一直都在,我等你回来。”
“好兄弟。”
回家的路上,张佳乐哭的泣不成声。
后来,他一张张看贺卡。
上面都是同学们的亲笔。
前途似海,来日方长;想回来就回来,我们都在;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很想你,一切顺利;望你一切安好……
再见了,我的母校。
再见了,我最爱的人们。
再见了,黄少天,再见了,叶修。
晚些时分,黄少天照常和他聊天。
“少天,要好好的,晚安。”
“晚安。”
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