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沧海

圈名沧海 国外高三狗 喜欢弹吉他写小说看数学玩游戏虽然都不咋滴 欢迎来找我玩呀!

我要吹爆我宝r的修修!@琳樱月 

满城繁花【53】

【53】

你有没有想我。
或者,换句话讲,
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叶修的这个问题过于的简单,却又过于难了,张佳乐看着他,揪了揪自己的衣角,低下头去。
“我要怎么回答你……”张佳乐心道,“我……我好累啊……”
两个人就那么站了一会,相顾无言,晚风吹起叶修额间的碎发,让人看不清他眸光流转的眸子里,到底是怎样一番光景。
是害怕他慌张,还是,更害怕知道答案。
“啊,太唐突了,抱歉。”叶修挠了挠头,“你,你别这么紧张啊。”
他低头不敢去看他,却突然被一个人紧紧抱住,是张佳乐。
“……我想你了。”张佳乐抬起头来看着他,“我说真的,叶修,我真的想你了。”
叶修复而把他搂在自己怀里:“我就知道你会想我的。”他摸着他的头发,内心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快乐。
“那叶修,你有没有想起我。”
“我很想你。”
很简单的四个字,可对于他来说,
这四个字说出口,好难。
其实张佳乐不知道他走的那天,一向成熟稳重的叶修,在家里哭的撕心裂肺。
除他之后,再无一人可以由着我性子了。
除他之后,再无一人可以让我安心。
除他之后,再无一人,真心待我。
叶修紧紧的抱着他,张佳乐也抱住叶修,头靠在他肩膀上,不说话了。
“张佳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他喃喃的说,“你知不知道。”
这一句话,已经算是把叶修的心生生剖开给他看了,叶修,一个伪装的那么好的人,突然卸下他所有的伪装和坚强,把那么直白的自己给张佳乐看。
我褪去一身盔甲,才敢拥抱一个最真实最温暖的你。
张佳乐给叶修的感觉就是小刺猬,不熟悉的时候,会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如果你和他熟悉了,他会愿意和你敞开心扉
“乐乐,你愿不愿意,有一天,单独跟我出来,聊一聊。”叶修问他,“你愿意吗?”
“明天?”张佳乐抬头问他,“明天可以吗。”
“可以啊,只要你想。”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那我们去哪?”
“你来我家里吧,我不想回我那个家,反正那个家我自己也收拾的蛮干净的。”张佳乐说,“然后或者也可以去看个电影的。”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你就不怕我禽兽吗?”叶修挑起他的下巴说,“你就不怕,我做出点什么来?”“你有那个胆子吗。”张佳乐没好气的说道。
叶修哈哈笑着:“那就明天去你家吧,电影,最近没什么好看的。”
“嗯,那明天见。”张佳乐笑着对他说,“我回家啦。”
“我送你,反正顺路。”叶修抓起他的手就走,“走啦!”
忽然有那么一瞬间,张佳乐觉得自己回到了曾经。
体育课上课之前,叶修总是拉着他,千方百计躲体育老师的点名,也是这么握着他的手啊,那会的叶修,笑的多开心啊。
现在也一样,我就知足了。
张佳乐笑着看着回头看他的叶修,而那个人也笑着看他。
到了张佳乐家,叶修说:“天色不早了,早点进去,回家睡觉。”“嗯,明天你到了之后就在这等我,我来接你。”
“好,我在这等你。”
张佳乐突然轻轻亲了他一下:“明见。”
叶修闭上眼睛,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有他唇上的温度,还有那一个吻的余热,微风吹过,他的笑意,全都随了风,吹遍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然后,他也走到地铁站去了,回家。
这个晚上,张佳乐破天荒的好好睡了一觉。
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干什么事情都觉得是甜的。
第二天早上,张佳乐找了一件白色的T恤,配个破洞的黑色裤子,就去自己家里了。
对他来说,自己姥姥的家,并不是自己的家。
那个他原来和他爸妈住在一起的地方,才是家。
他打开门,好好打扫了一下屋子后,坐在沙发上等着叶修。
“乐乐,我到了,下来接我。”
张佳乐看到这条消息后从沙发上弹起来,穿好鞋就出去找他,外面见到叶修的时候发现他今天穿了一件白T恤,外面来个牛仔外套,再穿个运动裤运动鞋。“去美国之后够潮啊你。”“都是些淘宝货,走吧,上楼。”
张佳乐带着他一起上楼,进家门后,“叶修你今天,有什么限制时间的问题吗?”
“没有,跟你出来玩哪还会限制时间。”叶修笑道。
“你真是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嘴啊。”张佳乐翻了个白眼说道,“啊对了,中午你想吃什么?”
“你会做饭?”叶修疑惑的问他,“会做方便面是吗?”
“你这人!”张佳乐作势要打他,却被叶修一把拽住揽到自己怀里,“我会做蛋包饭啦。”
“真的?”叶修揉揉他头发,“那中午我给你打下手。”
“好。”他说,“你别捣乱就行。”
两个人笑了笑,都格外享受,或者说是贪恋对方温暖的怀抱,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温度就会消散,所以干脆就当作不会消散,能多抱一秒,都是幸福的。
“乐乐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你这么呆在我怀里。”叶修说道,眉眼和嘴角间尽是温柔,是那种满的要溢出来的温柔。
“嗯,行啦,我带你去我房间玩。”张佳乐说,“起来!别挂在我身上了!”
“让我再挂一会,乖。”叶修趴在他身上说。
然后两个人就以一种特别诡异的姿势走到了张佳乐的屋子里。
进到张佳乐屋子的时候,叶修都惊呆了。
屋子里面摆着吉他摆着尤克里里,还有榻榻米,摆了几个靠垫,桌上摆着电脑和笔记本,这个屋子,还真是张佳乐的风格。
“啊对了老叶,这个,”张佳乐拿起一个袋子,“这个是给你的,17岁生日礼物。你生日那会我可能还没回来,所以,先给你吧。”
叶修接过那个袋子,打开一看,是一本书。
“我靠你从哪弄到的这本书啊!”他瞪大了眼睛问张佳乐,“天啊!”
“找人帮忙要的,还不谢谢我。”张佳乐捏了捏他脸蛋,“好了,礼物放一边,坐吧,我问你点事。”
“知无不言。”叶修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张佳乐坐在另外一边,抱着个抱枕,“你这抱枕?”“习惯了。”张佳乐说,“抱个抱枕稍微有点安全感。”“哦这样啊。”“我给你倒点果汁来。“
他看着被放在张佳乐座位上的团子,那个玩偶有的地方已经有一点皱巴了,心里不由得微微抽痛了一下。
“诶叶修,我走了之后,你们有没有什么事情会提到我啊。”张佳乐给他倒了杯果汁来,问道,“比如,数学课什么的?”
“有啊,有挺多事的我想想啊。”叶修呷了口果汁,“比如说什么卷子恰好发多一张,你也知道会考那会我们卷子比较多,有的人就会说是给你的;还有一次班里发多了巧克力,有人说是你送的;还有一次我发作业,看到你的本子了,然后就满班里喊,喊到后来才发现你不在这个班里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带了一点自嘲,带了一点忧伤,张佳乐伸手去摸摸他的头。
“我在这呢。”“嗯,你现在在我身边啊。”
张佳乐用胳膊撑着头,说道:“那就行,看来你们还都没忘了我。”
“哪能那么容易就忘啊。”叶修一歪头,看着他说,“起码我可忘不了,诶对了你国外怎么样啊。”
“我啊。”张佳乐抿了一口水,“孙哲平跟我是邻居,然后我俩现在一个学校,他现在已经一标准美国人了。”
“猴啊,那他对你怎么样。”
“双花曲艺社听过吗。”张佳乐笑道,“他对我挺好的,你放心吧。”
“那就行。”叶修说道,“那你跟外国人的交流怎么样?”
“我来那边之后就没怎么看过词典,交流没问题,但是你也要白人还是挺排外的,我现在大多数时间还是和亚裔在一块。”
“嗯,辛苦你了。”
“嗯还有英语课,嗯.....”张佳乐顿了顿,“算了不说了,没啥可说的。”
叶修咬了咬嘴唇,看着他。
张佳乐心里,还是有事的吧。
“国外对你而言,真的很快乐吗。”他看着张佳乐说。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说道:“会有不快乐吧。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快乐的啦,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还是很容易就过去了。”他笑道。
叶修忽然很用力的抱住了他。
“叶修?咋的了?”张佳乐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你别这样笑啊。”他委屈的闷在他肩膀处说,“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国外的生活,哪有你张佳乐说的这么轻松啊。
张佳乐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没事啦我挺好的哦。哦对了叶修,你们选课选的是什么啊?”
“我选的物化政,以后想去学心理学。”叶修捣鼓了一会自己手机,说道,“心理学我觉得还是挺好玩的。”
张佳乐点点头:“你还真是没变啊,我想去学金融。”
“那咱俩齐活了。”叶修说。
“为啥啊。”
“学经济的和学医的简直就是绝配。”叶修挑眉,“一个谋财一个害命。”
张佳乐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叶修你可真行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一个学心理的学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人要是心都死了,那身体上的伤,都不算事。”
叶修轻轻的说了一句。
“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他喝了口果汁,答道。

满城繁花【52】

【52】

密室地点没变,还是那家,人也没变。
黄少天跟人老板打好招呼,就带着四个人一起进去了。
“诶这次的密室风格不错啊说真的。”黄少天四处张望着,“文州文州你看一眼那边,我过不去。” “好我替你看。”喻文州就在他后面待着替他打光,看着黄少天所指的东西。
叶修和张佳乐看着他俩,也笑了。
“说他俩真没什么事我都不信。”张佳乐笑着说,“你说黄少天这个人真是,这么大个人了。”
“你和他一样大,怎么说出来的话比他成熟这么多?”叶修靠在门口问他,“你不过也就是个十六岁的人啊。”
“你也才十七岁,说我干嘛。”张佳乐撇撇嘴说。
“那我也比你大半年啊臭小子。”叶修揉了揉他头发,“过来,看看这木盒,我弄不开。”
“应该是有个机关吧我觉得。”张佳乐看了看里面,“这牌子?”
“对对对这牌子!”喻文州说,“这边有四个挂钩,挂上来吧。”“嗯。”
叶修帮他把牌子挂好,准备去开木盒子,边上的张佳乐却已经把木盒子弄好了递给他:“都是些图纸,里面有些东西,下一关要用。”
“谢谢。”叶修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我开一下那个门。”他走过去,拿布袋子在上面按了按,门没开。
“不对啊按理说应该可以了的。”张佳乐看了半天,“少天你那边还有东西吗?”
“我的东西都给文州了啊应该没了。”黄少天都开始刨道具树了,“诶这松鼠做的不错,挺像我原来玩的那种玩具。”
“哪种玩具?”叶修挑眉问道,“可拆卸的吗?”“对,就那种能拆下来然后还能按回去的。”
“你把这松鼠拆了,没准里面有东西。”喻文州说,“来来来。”
黄少天在那边三下五除二的就给弄开了。“啊有张纸条……”他拿出来看,“啊这个上面怎么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字母和数字。”
“给我吧,这种线索还是得拿着的。”张佳乐接过来,“诶那个门前的灯?”
他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指过去,确实有个灯,而且是个特别诡异的灯。
“要不,你们试试,碰着这个灯的同时,碰一下那个木盒子呢?”喻文州说,“我来看看门能不能开。”
他站到了门口,对张佳乐和叶修说:“动手。”张佳乐伸长了胳膊:“诶不行我够不到叶修你把手接过来一趟。”
叶修接过他手里的东西,“给个地。”手握住他的,再去够那个灯。
“啪。”
喻文州推开了门,里面漆黑一片。“黄少天,开手电。”话音未落一个会说话的手电就跑到他面前来,“里面没npc,进吧。”
四个人进了第二个房间。
第二个房间相较第一个房间而言就舒服多了,墙壁上是一面大的柜子,柜子里装了许多扇子,人偶。下面的桌子上倒是有个带锁的箱子,还有一张纸。
“这讲的是……安倍晴明他老妈玉藻前?”张佳乐读着纸上的字,“玉藻前和妲己没关系吧。”
“没吧,反正我查百度是没有。”叶修说,“诶这个散落在地上的娃娃我们要怎么摆上去。”他指了指地面。
“这下面的柜子有些能拉开,有些拉不开,我觉得那个箱子,应该蛮重要的。”黄少天说,“乐乐你看看。”
张佳乐坐在枕头上看着,“叶修你把那个举扇子的放到右边第一格,风筝的放到中间那一格的右边,那个梅花扇放到左边,看图来说好像是这么放的。”他指了指图,对叶修说。
“我在放,等一下。”叶修放好后,“黄少天你把那个柜子扯开。”黄少天“哐啷”一声拉开柜子,拿出里面的东西。
“怎么又是个箱子啊。”他扒拉着那个密码锁,“文州这有什么可以用的密码吗?”他翻来覆去的看纸上的字。
“我在看。”喻文州认真的看着四周的壁画,他走过去把每个壁画扒拉开,看到后面有一些不属于墙壁的设计,“关灯。”
张佳乐把灯一关,手就开始乱摸,叶修见状,把他手握进自己手里。
“看墙壁。”喻文州说道,“少天你负责记一下啊,然后扒拉第三个柜子。一,四,五,八。”
张佳乐手中的密码锁应声而开,“开灯,我看一下里面。”他翻了翻,“这个人偶拿着,这个门禁也拿着,少天你那个柜子?”
“我开了开了,我把那个桌子上的盒子开一下啊。”黄少天再爬过来,开盒子,“嗯这里面是……激光灯?”
“嗯,拿好,一会肯定有用。”
四个人进了第三间房,这次他们去的房间空空荡荡,只有植物作伴,“分边,文州你和少天去那边,我和乐乐去这边。”叶修握着张佳乐的手去了边上研究花瓶。
这几个花盆的摆放很奇特,他们要被放在架子上,架子上有一些未完成的图案,“叶修,你找一下对应的图案吧,我觉得是这么弄的。”“嗯。”
叶修按照图案来找花盆放上去,“有的图案没有。”他说,“这奇怪了。”张佳乐在一旁看着,想了想,道:“如果是补全图案呢,如果是补成一个五角星呢。”
叶修看看手里的花盆,再看看柜子上的图案,心道:“有道理。”他按照张佳乐的思路,把花盆摆好。
“咔啦!”这边的柜子开了。“是个钥匙。”叶修把玩了一下,“文州你那边开了吗?”
“在开,等一下,京都,奈良,啊ok!”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开了那最后一个柜子,“盒子,给。”
“嗯。”张佳乐接过盒子打开来,“门禁,叶修,开门。”叶修接过门禁,把门弄开,其他几个人就顺着他进去了。
刚一关门,黄少天一回头,看见墙上的牛睁着眼睛看着他,眼睛里还冒着红光。
“卧槽!这是什么!”黄少天几乎是窜到喻文州身后去的,“这这这这是什么啊!”张佳乐被他这么一喊,也差点吓出心脏病来,手下意识的开始胡乱扑腾。
“我在这呢。”叶修捏了捏他的手,低声说,“我在呢。”
“乐乐这有个密码锁你过来看看。”黄少天捣鼓着锁说,“我觉得激光笔和图纸有用了,这这么多壁画呢。”
张佳乐拿着激光灯在墙壁上照来照去,“诶诶诶密码我看到了这什么东西黄少天给你图纸你对一下。”
喻文州接过图纸,按照上面的对应给黄少天读数字,最后一个门开了。
“诶这次玩的就很舒服。”他笑着说。
“是啊,也不知是谁叫的那么大声。”叶修一变脸,变出个嘲讽的笑容。
“叶修你滚蛋!”
“我说的可是实话啊少天小朋友。”
“行了!”黄少天看看表,“哎呀得回家了……乐乐,抱。”
黄少天就直接挂到张佳乐身上了。
当然这俩人都没注意到剩下那俩人的表情。
“行了。”叶修把黄少天拎下来,“他又不是不回来了,假期这么长,回去写写作业,然后再约。”
“嗯。”张佳乐笑笑,“那我走啦。”
“拜拜!你走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们,我去送你!”黄少天喊道,然后就和喻文州一起回去了。
只剩下叶修和张佳乐了。
夏风吹起两人额角的碎发,暖暖的夕阳照在他们身上,映出一片温柔。
“张佳乐,这一个月……你。”叶修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你说,我在听。”张佳乐说。
“你有没有想我。”
叶修还是问了这句话。

轻舟易过万重山

这俩人物是我做梦时想到的
这篇前无背景后无结尾的草稿是我在我们学校操场上溜达了30分钟想到的

留个底,没准以后想写呢。


顾清舟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看见钟楚杨那张阴沉的可怕的脸。
他什么也不说,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的顾清舟后背发凉。
钟楚杨向来波澜不惊,就算是炸了什么大楼都不会回头看一眼,眼睛里更不会表现出害怕的神情,但这次,他眼底竟然显出了愤怒,自责,担忧,心疼,后怕这几种情绪,交织在他深如海底的眼眸里,光是看一眼顾清舟都觉得自己能当场就死在这了,他试着用最轻柔的声音说:“钟……唔!”
钟楚杨不给他反抗的机会,捏着他的下巴就闯进去,几乎是要把他的嘴唇咬出血来。他一手撑着病床,一条腿卡进顾清舟腿间,让他动弹不了,只能任自己摆布。
那个吻近乎惩罚,钟楚杨疯了一般的在他口腔里掠夺者,仿佛窒息的鱼刚见了海洋,仿佛沙漠里的人见了绿洲。
仿佛,见到了死而复生的爱人。
过了好一会,钟楚杨才放开顾清舟,突然无力的靠在他颈窝那里,不说话了。
“钟楚杨?你……”
尽管顾大队长被突如其来的差点窒息气的火冒三丈,但他依然本着一个人民公仆的职业操守极尽温柔的耐心的询问着他面前的暴走的兔子钟楚杨医生。
“我当时给你取子弹的时候怎么就没把你捅死。”那张好看的脸上的嘴毫不留情的说。
妈蛋。
就知道这人的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顾清舟冷哼了一声,没看他,钟楚杨就坐在他床边,叹了口气。
“对不起。”钟楚杨道,“我失算了。”
“错不在你,谁想的到那个人真的就要把那姑娘灭口了。”顾清舟摇摇头,“当时人多,警局没想到会这么大乱子,我当时也是被惊着了,本能的……我没死就没事。”
“你快把我弄死了。”钟楚杨说了一句。
“清舟。”他认命似的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救那个证人孩子受的伤。” 顿了顿,又说:“我知道你们为了保护证人什么都做得出来,但是,但是……你知道你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我有多紧张吗。”
顾清舟愣住了,他呆呆的转过头来看着钟楚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平时扯起话来犹如滔滔大江的顾清舟顾大话唠生平第一次被人堵了嘴。
“给你取子弹的时候我手都是颤抖的,这么多年了,比这难千百倍的手术我都做过,但我从来没这么紧张过。”钟楚杨直直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看的重一点,就算,就算你为了我。”
“清舟,我承受不起。”
钟楚杨这番话直白的过分,几乎是要把自己的心剖开给顾清舟看了。
那个冷漠的近乎无情,冷静周密的近如计算机的人,居然也会失了控,居然会因为他这么大动心火。
心中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满满汇成一团,轰的一声在顾清舟脑子里炸开,炸成了他的模样。
钟楚杨,他是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
顾清舟愣住了,随后伸出手,握了握钟楚杨的手,他眉头一凛,看着面前的人。
钟楚杨平时温热的手冷的不像话。
“你在这……”他的语气渐渐沙哑,“在这待了多久。”
“一天半。”钟楚杨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把它弄平弄正,“答应我,别出事了。”
“嗯。”顾清舟说。
钟楚杨抱住了他,很用力的抱住他。
平时那个强大的人,在顾清舟面前脆弱的像个孩子一样。
“答应我,别再出事了。”
“嗯,嗯,一定。”

满城繁花【51】

{没错这个过气(其实你也没火)的写手来更新了}
{一转眼我也写了六万多字了}

【51】

黄少天挺火大的。
每次,他都试图扒掉喻文州的底裤,
现在他发现,这三个人就跟商量好的一样,一言不合就开始怼他。
搞得他很不舒服。
你说我黄少天作为一个英俊潇洒聪明机智的美少年,我怎么就被这三人怼的毫无回手之力呢。
他看了看喻文州,那人正笑盈盈的看着他,于是黄少天夹起了一块白斩鸡,啊呜一口吃下去,还得意洋洋的看着喻文州。
那意思就像是:你再说,你再说我就把你的白斩鸡都给吃了!
“黄少天!把我的白斩鸡还给我!”喻文州立马动筷子夹海带,“让你吃我的白斩鸡,还吃不吃了!”
黄少天来了兴致,喻文州也起了战意。
两双筷子对准了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白斩鸡,在主人的指示下啪的就冲了过去。
“dua!”
两双筷子同时夹起了那块可怜的白斩鸡。
白斩鸡:我做错了什么???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黄少天看着喻文州,两个人谁也不让谁,就那么死死盯着对方。
喻文州长的本就温润,这么一瞪,还真让黄少天看清楚了这人的模样,眉眼之间有锋芒却不张扬,完全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但是!
这都不如我筷子里的白斩鸡重要!
叶修和张佳乐坐在对面,开心的看着这俩人,“诶呀要成!要成啊!”张佳乐在心里咆哮道,“快点快点!喻文州你快点!”
两个人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白斩鸡都快断了。这时喻文州突然笑了一声,把筷子往黄少天那边一送,黄少天没反应过来,白斩鸡成功的到了喻文州的筷子上,他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吃掉最后一块白斩鸡。
“喻文州!”就被一个海带结堵住了嘴的黄少天很心塞。
他气鼓鼓的看着喻文州,而那个人却笑盈盈的看着他,“喻文州!你大爷的!”
再低头之时,却发现自己盘子里都是粉条和海带还有羊肉。
他看了喻文州一眼,撅了撅嘴。
这一幕又被叶修拍下来了。
“老夫单身十七年的手速可不是盖的。”
“滚!”
黄少天气的炸毛,喻文州接着给他顺毛。
张佳乐在一旁啃着白菜看着他们,笑了。
叶修看着张佳乐,自己吃着金针菇,也笑了起来。
可以说,叶修有好久没这么笑过了。
从张佳乐走后,就很少再看到叶修的笑容了,如果有,也只是毫无灵魂的笑一下,转瞬既逝,让人近不得,远不得。
“叶修,这几个月,你过得怎么样啊。”张佳乐挑起话题问他,说完后又觉得不太妥,沉默下去。
叶修没说话,张佳乐有些尴尬,刚想要开口,只听他说。
“我挺好的,就是有点累。”他闭上眼睛轻轻说道,“我真的累了。”
“嗯......这几个月你们不容易,辛苦了。”张佳乐对他说,“其实,我,我挺想抱抱你的,嗯。”
他也不知道怎么去安慰他,但是,他在尽力。
用他力所能及的方式来安慰他,给他一个港湾。
张佳乐说的几句话,对于叶修来说,就像是刀子,把他坚硬的不行的外壳一刀一刀划开,露出里面的皮肉,然而这些话,那些表现自己脆弱的话,最终还是都被叶修关在了自己薄薄的嘴唇里。
他很想赖在他怀里不走,却又怕他会厌烦。
“谢谢。”
张佳乐听见他轻声说了一句。以前他也这样说过,但他没抓住。
而这一次,张佳乐抓住了。
他把叶修弄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叶修,一切都会好的。”
“嗯,一切都会好的。”
美好的东西就是这样,你要不就吉光片羽的抓住一角,要么就全部抓住。
而对叶修来说,他抓住了,虽然只有很短很短的时间。
过了一会,他们吃完了。
黄少天把账结了,就带着这几个人又去玩了。“诶这次我们真的可以去玩那个日本密室了,这回我跟人家说好了真的。”他兴致勃勃的说。
“真的?”叶修挑眉,“你确定?”
“放心啦这次肯定可以。”黄少天拍着胸脯说,“不过这次的,好像有点恐怖,不过日本风格一般都很恐怖的嘛对吧。”
“嗯也是。”叶修想想,“反正我保护张佳乐。”
“切,我有喻文州!”黄少天搭上喻文州的肩膀,“对吧文州?”
“对,少天有我呢。”喻文州笑着说。
这四个人就走着去了密室逃脱的地点。

满城繁花【50】

【50】

张佳乐的突然现身让许多人都高兴的要死,特别是叶修黄少天,两个快想他想疯了的人。
“张佳乐,一会叶修要作总结发言主持班会,要不你也上去说两句?”
“冬哥我没拿稿子啊,这班会你让我freestyle?”张佳乐看着他说。
“Have a try。”冬哥笑着看他说。
“那行吧。”他扶了扶额头,“叶修,我说啥?”“我会给你问题的放心。”叶修弹了弹他脑门,笑着说。
班会开始了。
“来来来各位给我个面子听一下我的freestyle!”张佳乐站到讲台上去,笑着说,“听说有人想了解国外的生活是否如意幸福简单快乐?”
“啊有啊,我。”叶修很配合的举了手。
“啊那来我给你讲啊,国外挺累的,真挺累的,这个吧,我刚去的时候,没人跟我说话,全英文交流,你还可能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嘿你说这事闹的。”
“哎呀那真是惨。”叶修在一旁皱了皱眉,“那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抗啊,死抗啊。”
张佳乐挠了挠头,耸耸肩。
“那国外的作业一般都有啥呢?”
“essay,presentation。”张佳乐蹦了两个英文单词出来,“presentation类似于演讲,但是我也没找到合适的翻译来翻这个词。这个就考验你的临场发挥还有你对稿子的熟练程度了,essay的话就是说,有点像议论文之类的。”
“哦这样啊。”叶修作出了解状,“国外高考啥时候啊。”
“国外,”张佳乐顿了顿,“国外只有SAT,没有高考。但是……诶叶修你先听我说完你别打我!国外申请的话,志愿活动还得做,还得去做实习,比如去整理图书什么的,参加个大学的program啊之类的,我之所以昨才回来就是因为那活动。”
“哦行吧,看在你还要练英语的份上就不打你了。”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眼底满是化不开的温柔。
然后这俩人就一唱一和的开完了这场班会。
“同学们,万丈高楼平地起成功只能靠自己,各位高二加油啊,高考加油!等着你们!”张佳乐最后收了个尾,“感谢大家听完这段freestyle。”
“呵。”叶修低低的笑了一声。
在地下的黄少天觉得自己中午不用吃饭了,作为一只大型柯基,他觉得自己已经吃饱了。
“来,拍毕业照!”冬哥喊了一句。
班里人自动的让张佳乐站到了C位,旁边就是叶修黄少天喻文州。
这四个人手搭着手,笑的开心。
无论过了多久,我们都是彼此的朋友。
跟同学们吃完蛋糕,就放学了,刚好叶修做值日,另外的几个人也陪着他做值日,“诶你说咱们今天干嘛去。”黄少天问道,“我们得庆祝一下。”
“我们吃个饭去?你们陪我吃顿火锅好吗?国外的火锅真的太他妈难吃了那虾滑都煮不熟。”张佳乐咆哮道。
“那你要我喂你吗?”叶修随口说了一句。
“嗯。”张佳乐应了一句。
黄少天:诶呀,诶呀要成!诶呀!
“那就还是去海底捞吃火锅吧,啊对了要不要看电影?”
“最近没啥好看的,要不,我想想啊。”黄少天想了半天,“咱们还是去吃火锅吧。”
“那行。”
班里人后来散的也差不多了,这四个人看了看时间,也准备走了,刚要走的时候,后面的陆媛说了一句。
“真是阴魂不散的东西。”
张佳乐愣在那里了,脸色发白。
这里面,真正离开的,只有他啊。
“他说谁呢?”张佳乐小声问少天。
“我说你呢!张佳乐!”陆媛吼道,“你到底……”
“你说谁呢!再说一遍!”
叶修过来抓着张佳乐的手把他护在身后。
“你是陆媛吗?”张佳乐问她
“对啊,我是,怎么了?”
“嗯……”张佳乐沉默了一会,“好。”
喻文州见状不妙,“张佳乐?”
“没事,姑娘你挺漂亮的怎么这嘴这么毒呢。”张佳乐笑盈盈地说,“嘴这么毒可不是太好啊,会没人追的。”
黄少天知道,张佳乐再说下去,就是人身攻击了。
“张佳乐,这是我的事,我来处理。”叶修气的咬牙切齿,“陆媛,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修,这几个月我对你不够好吗?他都走了那么久了,你怎么还想着他啊!他就是阴魂不散怎么了!”
“陆媛,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那是我兄弟,你可以说我不好,但我不允许你说他半个字,半个字都不行。”
“你这么想他他知道吗!顶多就是你俩关系好就得了,是不是以后这两年你都要想他啊,啊叶修?”
张佳乐都快气的脸色发白,黄少天要不是有喻文州按着,早就冲上去了。
但是张佳乐也感觉到,叶修,可能真的是那个把他看的极为重要的人,一直握着他的手,无声的告诉他,我能hold住,你不用插手。
“少天,别动,听她说。”张佳乐说,“这万丈高楼,她以为她就能成功啊。”
“你还能忍?!”
“得忍,我想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成天什么事情都想着他,都走了这么久你还忘不了他在哪,喜欢干什么,叶修,我那么努力的做事情,就为了让你多看我一眼,怎么?我有错么?”陆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修,说道。
“你没错,只不过我志不在此。”叶修说,“以后少让我听到你再说这些话,下次,我绝不客气。”
这三人知道这已经是叶修的极限了。
当着她的面,叶修撕掉了情书。
“你可以说我,你要再敢说张佳乐一个字,我可没那种绅士风度包容你。”
然后拽着张佳乐就走了,黄少天和喻文州也离开了,走到一会,叶修突然停下了。
“叶修?”
“少天你们先走着,我一会来。”
叶修转过身来,握着张佳乐的手,看着他,没说话。
“叶修……”
“对不起,我……”
“没事,没事,你……谢谢。”
张佳乐终于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
叶修把他的头靠近自己的额头,两个人额头相碰:“乐乐,你相信我吗?”
“我,我相信你。”张佳乐认真的说。
叶修用力的抱住了他,“好。”
然后这四个人骑车去了悠唐吃井格。
“诶咱吃啥?”黄少天坐下来后就开始问。
“魔芋丝,虾滑,午餐肉,年糕,白菜,剩下你们点。”叶修说完,就开始玩手机了。
张佳乐看了看他,心感觉被戳了一下。
记性真好。
“诶再点个百叶,牛百叶,还有那个金针菇,冻豆腐。”张佳乐说。
“少天你给你自己点个羊肉,粉条,海带。”喻文州说,“还有那个,那个牛肉丸,对对对。”
“再来个盐酥鸡吧,你爱吃吗不是。”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说。
后来等菜上来的时候,他们发现,每个人爱吃的菜都有。
“乐乐你陪我弄调料去。”“好。”
张佳乐就领着叶修弄调料去了,“芝麻酱,辣椒油,啊还有啥我看看。”“放点芝麻,放点芝麻好吃,来我给你放。”
叶修给他放了几勺芝麻进来。
等他俩回去的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以一种怨念的眼神看着他们。
“你俩去取调料吧。”叶修说。
“行,你俩把菜涮上,肉涮一会就能吃。”
于是叶修和张佳乐开始涮肉,涮魔芋丝,涮午餐肉。
红锅的一会就熟了,热气腾腾的。
“来,别烫着,放你盘子里啊。”叶修夹起一片肉给张佳乐。
“谢谢。”张佳乐开心的接受着投喂,“来来来清汤锅的肉好了你来吃吧。”
他拿自己筷子夹起一片肉递给叶修。
叶修咬住筷子,吸溜就吃完了。
“你说这算不算间接接吻?”他悄悄问张佳乐,“嗯?”
“叶修!这么多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
张佳乐炸毛了。
黄少天在边上啃着海带结,喻文州在边上啃鸡,张佳乐啃着魔芋丝,叶修啃着百叶。
这张桌子时不时爆发魔性笑声。
“我跟你说黄少天那天把你卖了,老范叫你的时候黄少天说你生病了没来哈哈哈哈……”
“叶修你大爷!对了对了叶修还有一件事,那天在班里找你没找到,喊了好几遍!啊还有还有,文州喷香水你知道吗,那个味道浓厚的啊!”
“黄少天!吃东西吧你!”喻文州气的发毛,“就知道扒我的底裤!”
“哦对了那天少天还在微信上跟我发牢骚说文州不理他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笑着说,“黄少天你看看你哈哈哈哈哈!”
“你们这帮人!”

浮云一别万年【03】

Chap3

“审判长?这是啥啊?”纯人类黄少天表示自己完全没听过这号人物。
“黄少你不知道他啊?”徐景熙惊讶的问道。
“他不知道正常。”活了快几万年的狐狸郑轩说,“审判长是当年寂静大陆吸血鬼族二把手,地位在鬼王之下,实力却不亚于鬼王洛德,但是因为两个大陆之间的战争,他也不知道去哪了。”
“这样啊......那还真是惨。”黄少天说道。
“诶你们看这个女生咋回事啊我觉得她有点问题。”一旁的李远指了指,“这姑娘不对劲啊。”
“我在看。”宋晓闭着眼睛说,“现在还有四个木偶是诶卧槽怎么全失灵了?!”
能在黑夜中发现木偶实属不易,更何况发现是宋晓这种木偶师界扛把子的木偶,能将他木偶弄死的人,宋晓还是头一次见。“李远,木偶最后的视界能看到吗?”“可以,我调一下。”他敲击着键盘,屏幕上却没啥反应,“宋晓你视力还好吗宋晓?”
宋晓没声了。
“宋晓?宋晓?大哥!”
“别说话!”

【I’m the grim of reaper, I’m back.】

“他说,别看它?”宋晓重复了一遍这句话,“他啥意思。”
“审判长大人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郑轩认真的说,那表情是从未有过的笃定和虔诚。
当年狐族誓死捍卫雁海大陆格兰蒂斯城,是审判长帮他们击退了吸血鬼,这些久远年代的事,黄少天还是稍微听郑轩提起过的,所以也不惊讶。“郑轩,那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吗?”
“快八万年了我那记得,压力山大。”郑轩表示我在努力的想,“我就记得他是黑发,黑衣,蓝瞳,对,蓝色瞳孔。”“不可能啊,吸血鬼红瞳,狐族紫瞳,狼族灰瞳,哪里来的蓝色瞳孔?”李远问道。“那你见到的应该是收割者,并非审判长。”宋晓接话,“蓝色瞳孔确实存在,我来说吧,寂静大陆上有两个种族的存在,塞伦斯帝国是吸血鬼的地盘,格雷姆帝国是木偶师的地盘。木偶师分国王,守卫者,傀儡师,平民, 同样,吸血鬼也分三六九等,你们说的初代,中代,新生代是他们年龄的划分,地位的划分是鬼王,祭司和收割者,使徒,部落首领,平民,其中收割者的存在最为特殊,他们是保证王族安定的重要工具,他们的异能独一份,不会有人习得,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收割者是死神的化身。我觉得郑轩你当时见到的应该是祭司收割者,直接杀死审判长成为新的审判长了,因为历来没有审判长支持雁海大陆。”
“宋晓你这都知道啊?”郑轩惊讶的看着他。“我好歹也是木偶师帝国里的高官,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他说,“如果是收割者的话,那木偶失去效果就能说得通了。”黄少天靠在郑轩尾巴上想了想:“先不管收割者,这两个案发现场的人,宋晓你明想法把他们弄回来,到时候郑轩和景熙你们来审,李远监控。”

燕城大学。
那个被徐景熙说是吸血鬼的人,现在倒在地上,痛苦不堪,如果看的清楚一点,就会看到他身上满是刀伤划痕,满地的血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彼岸花一般妖冶嫣红。“你,你是怎么破坏我的异能的?你到底是谁!”
一把镰刀在他面前晃了晃,“知道了吗?”
那个人震惊的不行,镰刀,尤其是杀他这个人的那把镰刀对于所有吸血鬼来说,太熟悉了,就是噩梦。
“灭神的诅咒?你是,你是!”
他面前的黑衣男子轻轻笑了一声,他走近了去,收起镰刀,摘下斗篷上的帽子,露出真容,提起那人的衣领。“看吧,看了你也不知道。”
那是一张刀削斧凿般的俊美的脸,皮肤在清冷的月光下,有一种苍白俊美之感,胸前的银质十字架晃动着,在月光下格外的耀眼。

“I’m Raven, and I will kill you.”

他说出这句话后,打了个响指。

“啊!”那个男子还没反应过来,一瞬间灰飞烟灭。

他看了看脚边的木偶,笑了笑,处理了一下痕迹,刚想要离开,突然想起来还有个女孩子,便走了回去。“你别杀我,别杀我,我,我不会说出去今天的事情的,绝对不会!”
他轻笑了一声,收起镰刀,“我不是来杀你的,我只是告诉你,如果明天有人问起,只需说我和你们统一战线。”
说完就离开了,留下她自己一个人在原地。

第二天上午,外勤界扛把子的徐景熙和宋晓又去了一趟燕城大学。
徐景熙看着被警察局圈起来的一块地方,看着那堆警察,微笑的出示了证件。
“请进。”
他和宋晓便进去了,案发现场在灌木丛那边,徐景熙闭上眼睛,感知了一下。
“宋晓,那边有东西。”
宋晓走过去,两手一扽。
啪的从里面揪出两个人来。
“诶呦我的老天。”徐景熙皱了皱眉头,“这不那姑娘吗她怎么在草丛里啊?这吸血鬼……要不带回去让老方尸检一趟?”
宋晓翻了翻他们的眼皮,探了探鼻息:“人还有呼吸,让医院带走,吸血鬼……不用了,收割者记号已经出来了。”
那是一把镰刀,还滴着血。
那个吸血鬼的身上,几乎都是这样的伤痕。
这俩人看了看,七手八脚收拾完尸体,看着那女孩上了救护车,就离开了。
“寂静大陆,又不安生了。”宋晓低语了一句,突然他觉得自己手心发烫,赶紧握紧拳头。“宋晓?”景熙喊了他一句,“走吧。”“景熙你先走吧,我去医院等等那姑娘,应该能醒。”“哦也是,那你带点重要信息回来。”
待徐景熙走远了,宋晓才松开自己的拳头,手掌上的纹路不断变化,变成了风凰的图案。
“寂静大陆,果然有事了。”
圣殿守卫者,菲利克斯。
传说当圣殿守卫者和收割者同时出现时,必有大事发生,是好是坏,谁知道呢。
至少现在宋晓看来真的不是好事。
除了收割者,还有谁知道他那个身份呢。
他慢慢悠悠溜达到一个广场上。
“转身吧,守卫者。”
他回头,见到了那个黑衣男子,一双蓝色的瞳孔让人觉得他眼底无尽波澜却又深不可测。
两人相视一笑。
“寒鸦大人,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菲利克斯。”




满城繁花【49】

【49】

这一个月呢,特别惨。
一部叫镇魂的剧上映了。
黄少天成功变身镇魂男孩,每天吐槽编剧。
“全程什么都不用看就吹爆居老师神仙颜值!”
“他是什么大可爱!”
后来原著党张佳乐也变身了。
成功变身毒舌界扛把子。
“是什么让我们还有勇气把剧看完。”
“是居老师和白老师的颜值和演技。”
于是这俩人就每周三周四定点看。
张佳乐每天大早上5点起来带着耳机猫在床上看,黄少天每天猫在被窝里看。
然后这俩人就追剧追了快一个月
然后黄少天就会考了。
然后张佳乐就放假都快放了一个月了。
“张佳乐你真是太令人气愤了!”
黄少天苦逼的说。
“我不是还有一个月就回来看你们了吗着啥急啊。”
“你不是六月份就回来看我吗!”
“我参加了Stanford一个program,所以,7月份回来吧大概。”
“哼。”黄少天心里委屈的死,他准备了一堆东西要和张佳乐吐槽呢。
比如喻文州喷香水
比如这几个人分开坐了
比如喻文州喷的香水味道特别大。
大到整个班里都是他的味道然后自己睡着了。
会考的时间段,黄少天他们真的辛苦到死,张佳乐在国外看着都心疼,看着这一帮人如山倒的卷子和做不完的题,想想心里就难受。
他挺担心他们的,但是真正揪他心的也就一个黄少天而已。
后来孙哲平问他啥叫会考。
张佳乐就给他科普了一天。
“诶乐乐你那个英语的presentation咋样来着?”孙哲平看着他说。
“啊还行,92分,我挺满足了,毕竟我一开始去的时候啥都不知道,就瞎掰来着。”
“也是符合你性格了。”孙哲平大笑,“单口相声?”
“差不多吧。”
“下个学期我估计双花相声社又能开了。”
“诶你别说还真有可能。”
随后这俩人哈哈大笑。
原来初中的时候,这俩人就是剧社扛把子,一个逗哏一个捧哏。
张佳乐就属于那个逗哏的。
孙哲平作为一个地道的北京人,包袱一堆段子不断。
记得这俩人最有名的就是这一段。
“今给大家讲个好玩的,前些日子一四川朋友和一北京哥们吵架了,你猜这北京朋友咋说。”
“咋说的?”
“想请那四川朋友吃大耳帖子。”
“哎呀这不就是我想请你吃的吗。”
孙哲平从容不迫的接话道。
“您出门往左走谢谢您嘞。”
双花相声社,就此成名。
于是相声社的二位又一起上了一个月的Stanford program。
在那个program的结业式上张佳乐充分表现出了自己无人能敌的,瞎扯淡的能力。
把他们编的那个游戏说的头头是道。
孙哲平都快听不下去了。
“你悠着点。”
他知道张佳乐能扯,但他不知道他这么能扯,能把一个单词游戏活生生扯成对SAT有很大帮助还能增进孩子智力,培养和同学的友谊,增进交流,扩大自己朋友圈的得力助手。
“我看你是疯了。”
后来孙哲平老师接着他说,扯了两句立马结束。
他不能允许张佳乐再这么扯淡了。
六月底了,北京大太阳呢。
第二天要考试了,冬哥心血来潮,想让张佳乐给同学们鼓个劲。
于是他早先就联系好了张佳乐,并让他准备了一段加油鼓劲的视频。
“同学们,今天是会考前的最后一节课了,老师让我给同学们加油鼓个劲,所以他找来了一位你们都很熟悉的同学,他给你们录了个加油的视频。”
张佳乐的声音一出来,全班就沸腾了。
“张老板!”“张佳乐!”“乐哥!”
【朋友们各位好啊,我这现在在我自己家里录的,所以,可能有点乱,不过说正事啊,万丈高楼平地起成功只能靠自己,各位会考加油,不要慌,我觉得你们都没问题!加油啦!】
最后的一个招牌笑容看的叶修心里暖洋洋的。
你还是老样子啊,一点都没变。
黄少天也笑的开心,好久没见他这么笑过了,笑的眼睛都弯成一条桥了。
中午的时候,叶修和他吃饭吃的格外的开心,两人时不时就哈哈哈哈哈一起笑,笑的王杰希又开始吃提拉米苏了。
“诶你发现了吗张佳乐瘦了啊。”
“是啊是啊那锁骨明显的。”叶修说道,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笑意和温柔。
“快把你脸上的表情管理一下,明天考试。”喻文州好心的提醒他,“少天,你也是。”
“哦好的。”黄少天悻悻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吃面条去了。
下午的课,学校给他们放了个假去自习,于是黄少天叶修喻文州又跑到了一家星巴克去复习了。
复习到下午六点钟。
那天悠唐星巴克的二楼,特别恐怖。
时不时传来大笑你说恐不恐怖!
之后,就是考试和走班课的日子了。
第二天考试
第三天考试
第四天还他妈考试!
黄少天每科都提前交了卷,当他回到班里的时候,就开始唱时间飞行。
【别放弃我们的坚定】
【命运依旧会有意义】
【经过多少练习才会成为这样的你】
【我始终在这里等一个消息】
【你也没放弃】
【跨越时间一起飞行!】
【跨越时间我在原地!】
叶修都快听不下去了,“诶对了少天,乐乐回北京了吗?”
“我不知道,他最近没跟我联系呢,要回北京的话,一定会跟我说的。”
作为一个情报工作人员,黄少天展现出了他极高的职业素养。
“诶叶修后面是不是就都是走班课了?”
“对,班级不变,然后分科走班。”
“这样啊……哎,你说以后我放学都得自己走了,不好。”
“我都自己走了多少次了。”叶修默默的说着,“哎,行了,回去复习期末考吧。”
“得。”
因为过了一周,就又期末了。
期末就考四科,语数外政。
这对于黄少天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黄少天不爱背东西,所以他背政治就非常困难。
后来张佳乐问他你要不要跟我换脑子。
黄少天毫不犹豫的说。
“换!快换!”
张佳乐: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这一周,他们上午在行政班上课,下午就跑班,每天中午,一帮人呼啦啦背着书包就出去了,然后见不到了。
“就感觉什么啊,每天你能见着这人,但你跟这个人的话越来越少,因为你们圈子全都变了,然后我那天放学回来,看到美涵在哭,就哭说班里人都不在了,整个教室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黄少天后来和张佳乐说。
所谓一个团体到达最默契的时候,距离离别,也就不远了。
期末。
这一帮人考的分数还不错。
巧了,在他们结业式的前一天,张佳乐同学顺利回国。
第二天,结业式。
班里同学都在开心的交换着礼物,冬哥突然进来说,“同学们,今天的结业式还有一位特殊的朋友,他昨天下午刚刚坐飞机跨越一个大洋回来,今天就来这里了。”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抓着叶修的手。
叶修的表情一瞬间失控,想要克制但又克制不住,看得旁边的陆媛真的不是很高兴。
啪!
黄少天感觉有一双手拍上了他的肩膀。
“少天,老大回来了!”
黄少天回头看过去,看到的是那张他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张佳乐!”黄少天直接趴在他身上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这不是给你个惊喜吗?”张佳乐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道。
“张老板!”
“乐爷!”
班里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好多人开心的和他拥抱着。
到了叶修的时候,叶修笑的开心。
他太想念张佳乐了。
“班长,来抱一下吗?”
“抱!”叶修紧紧抱住了他,张佳乐给他呼噜毛,“我想你了,乐乐。”
张佳乐没说话,只是拍了拍他的背。
他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告诉他,
自己也想他。
这个班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今天不是结业式。

满城繁花【48】

【48】

转眼到了五月份
转眼之间,北京就要会考了。
美国就要期末考试了。
黄少天顿时微信就没了消息
张佳乐也顿时没了消息。
一个苦逼的看着物化生史地
另一个看着自己的历史论文和presentation一声长叹。
黄少天头疼的是物理和生物。
背的玩意推理的玩意太多。
张佳乐愁的是自己的历史论文。
“你认为巴以之间能存在和平吗?”
我的天。
这什么题目。
这题目是要我张老板的命啊!
这对于中国孩子来说真的挺难的啊!!
当然张佳乐试图去问韩文清
然后老韩没回他。
张佳乐: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为什么你不在我身边。
因为韩文清在班里人眼里属于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那种,各种偏僻知识都会的那种。
他本来抱着看到老韩就看到生命之光的真谛去问韩文清,结果韩文清不理他。
于是他开始打扰孙哲平。
“大孙大孙你写多少了?”
“一笔没动。”
“靠!”
张佳乐气的摔手机。
孙哲平在手机那边,“你别靠我,靠自己。”
“你快去死吧。”
美国时间晚上十点。
“还有一周呢要不咱俩打会dnf吧。”
“好啊。”
然后就看一个弹药专家一个狂剑士在网游里大杀四方。
繁花血景,燃尽天。
“孙哲平!五点方向!”“收到,注意三点!”“好!”
然后各个副本玩家就看见了传说中的繁花血景。说白了就是噼里啪啦狂轰滥炸。
但是对张佳乐和孙哲平来说,那可是回忆,那是缔造他俩坚固如磐石的友谊的招式,然后这俩人就刷副本刷了一晚上。
第二天两只熊猫出去复习。
Neil和Ronny见到他们的时候笑的不行。
“原来不是只有我们两只熊猫啊。”
后来一人点了一杯摩卡。
“Latte,thanks.”
“Roy你不是爱喝摩卡吗?”孙哲平问他,“怎么改喝拿铁了。”
“跟一个人学的。”
【摩卡太甜了会长胖的,拿铁有点像咖啡牛奶,喝着还舒服。】
最后四只熊猫在星巴克睡的可香了。

中国北京。
生物课。
叶修看着自己桌上的两瓶咖啡,叹了口气。
【叶修叶修你分我一瓶咖啡!】
他打开饮料喝了一口,看了看桌上的笔记,拿起笔继续写着老师黑板上写的东西。那天黑板上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图,写满了各种笔记,看的他头皮发麻犯困。
“叶修,借我一下你的笔记。”前面的黄少天转过来,看见的是叶修躺在他自己笔记本上,满脸的笑意。
他八成是梦见那个人了吧。
从张佳乐离开之后,他再也没有露出那样的笑容。
哎,黄少天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梦吧,梦里什么都有。
梦就是乌托邦,它有一切你想要的。
“啊!”
叶修突然从桌子上弹起来,后背直接磕到椅背,却没有一双手给他垫着了。“嘶,真疼。”“你做什么美梦呢,笑的那么开心?”陆媛笑着问他,“有关谁啊。”
“是一个很重要的人,你问这个干嘛。”叶修瞥了一眼她,问道。
“哦。”陆媛见状,便离开了。
旁边的喻文州看陆媛走了,问他,“是那谁吗?”“是啊,梦到了好多事情。”叶修托着腮说,“从来没做过这样的梦。”
其实叶修很少做梦,如果做梦了,他也记不住,但是这次的梦他却记住了。
张佳乐给他写笔记,给他买咖啡,给他复习英语单词,陪他聊天,给他唱歌。
仿佛都在昨天,仿佛张佳乐还在身后。
“丁零零!”
上课铃响了,梦醒了。
英语课
冬瓜歌又蹦着跳的进来了。
“来,照常,我给一个题目,随即点人回答。18号!”
全班默不作声,没人起立。
“18号没来吗?”冬哥问第一排的刘小别。
“老师18号是张佳乐。”叶修在底下说。
“啊?”冬哥愣了愣,“那28号。”
是陆媛。
然后她起来说,叶修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叶修你来评价一下她这段表达。”
叶修站起来,特别认真的说:“说的挺好的啊,没啥错误之类的。”
“好,那你也来说一下这段吧。”
叶修心都碎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在说。
“The essence of this is that we realize the importance of protecting environment. ”草草说了几句话就结尾了。
“叶修你这话是不是跟张佳乐学的啊。”黄少天在底下问他,“能直接靠着气势把人压倒的就他了。”
“可能是吧,就模仿了几句。”叶修说道。
现在的英语课大概就是做题做题做题,都快把它们做疲了。
其实就是那么点破东西,就总是错,所以才要不断的去做题做题做题。
这是冬瓜哥原话,也是张佳乐原话。
他们那一个月就是那么过来的。

其实那一个月大家都挺苦的,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
日子一天天过着,除了北京有的时候天公作美给个好天气,剩下就这么没有什么能让他们特别开心的事情了。
黄少天也只是偶尔有时间才和偶尔看微信的张佳乐聊一聊,突然消失,突然出现已经慢慢成为常态。
张佳乐疯狂写论文写到晚上十二点多,黄少天他们为了自己的会考疯狂刷题写作业,都在努力。
每个人都为了自己而战。

浮云一别万年【2】

Chap2

黄少天跟着那姑娘去了喻文州的办公室。
“喻教授您在吗?”那女孩敲了敲门问道。“在,请进。”
他推开门,对女孩道了一声谢谢。“诗吟,你先去上课吧,麻烦你了。”“好的。”
喻文州笑着看着黄少天:“黄队长,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
“啊对啊。”黄少天笑了笑,露出虎牙,“有点事想问问喻教授,毕竟您教生物的嘛,吸血鬼这种神秘的生物多少比我要清楚。”
他拿出手机,调出聊天记录:“这个,诶等一下?!”少天看着手机屏幕,愣在那里了。
“怎么了?”喻文州给他倒了杯水,“坐下来说,我下面没课。”
“啊谢谢。”黄少天坐在他对面,“我同事郑轩测了一下尸体的一些东西,他们说是人类的自相残杀。”
“人吃人?”
“对,人吃人,因为吸血鬼咬人的话,这个人不可能只是变老,应该是尸体腐烂掉,死了的话所有细胞都被微生物分解了啊。”
喻文州转了转笔,沉思了一会。“所以,黄队长的意思是,你怀疑吸血鬼控制人类?”
“正是。“黄少天一拍手,“喻教授果然聪明人,太懂我了。但是根据我们已有的资料显示,控制类的异能少的可怜,资料库里唯一出现过的是金属控制,就比如隔空移物那种的,噼里啪啦砸一地,但是精神控制实属少见,而且就算是精神控制类,那这个人需要多高的精神力,才能在短时间内将这个人迅速催眠,还保证自己精神力是一个高水准呢?”
喻文州耐心听他讲完,想了想,说:“黄队长,你们蓝雨考虑的是哪一代吸血鬼呀?新生代?中生代?初代?新生代的吸血鬼,大多与我们没有差别,有极端的,像控制异能的人很少,而且,他们穿不过寂静大陆的屏障,因为力量不够,排除。中生代吸血鬼部分有极端异能,初代大多数有极端异能,初代穿过屏障应该没有问题,但如果是初代吸血鬼的话,伤口太浅了,而且不会只有脖颈那一处。所以这么判断的话。”他转了转笔,啪一敲桌子,“中生代吸血鬼,燕城大学东楼学生宿舍,这个范围,黄队长还满意吗?”
“哇!”黄少天快开心死了,“谢谢喻教授啊!改日,改日,一定请您来蓝雨好好坐坐,对茶当歌叙叙旧。”
“好啊。”他轻笑着,“有机会一定去。”
黄少天笑嘻嘻的看着喻文州,从椅子上跳起来:“喻教授,那我就回去破案了,告辞。”“我送你吧。”“诶别别别您留步,我自己走就得。”
他回到蓝雨后,看见郑轩把自己狐狸尾巴放出来当靠垫,“死狐狸,给个垫子!”“黄少,那里有懒人沙发。”李远给他指了指,“郑轩,借你尾巴一用!”
郑轩把尾巴甩出去勾了个懒人沙发过来,黄少天四仰八叉的躺在上面:“我说,这案子咋样了?”“我还在看,不过初步判断的话,控制人为中生代吸血鬼,身高175-180之间,学生。”
“wok你跟他说的一模一样!”黄少天看着猫在郑轩尾巴上的徐景熙说,“文州跟你说的一模一样,那看来这个教授还真不简单啊。”
“黄少他告诉你这么多?”郑轩傻了,“不是,他知道这么多,就算他是个生物工程系的知名教授,也不会知道寂静大陆有关吸血鬼的这么多事啊,这种事情一般只有鬼族长老才能知道啊,妈呀亚历山大,景熙你要失业了。”
郑轩一口气说完了他半年的台词
“诶老郑你这么说有道理啊。寂静大陆鬼族的层次划分,只有咱们还清楚一些,普通人根本不被允许查阅这种资料,除非……”
“他博览群书,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或者……”李远接话,“他自己就是寂静大陆的人,而且还不是一般人,长老级别,初代鬼族。”
“wok那他会不会看出我是一只狐狸啊!”郑轩惊恐万分。
“不会!你已经懒得差不多了。”黄少天一脚踹他尾巴上,“你一只活了这么多年的九尾白狐这么容易就被认出来那你也太菜了,哦不对我把你认出来了。”
郑轩很想哭,于是默默抱紧了徐景熙。
“宋晓,今晚让你那堆木偶去盯一趟,比较方便。”“好。”宋晓拿了几个木偶,附了魔,“去吧。”
几个木偶就飞出去了。
“等着吧,有消息我会听到的。”

晚上,燕城大学,几个木偶在天上来回的飞。
“宋晓你就这么把他们放出去啊?”
“视界共享,黄少你站我边上,你在那里挡住我视野了。”
“哦。”黄少天走过来,突然听见一声大喊。
“我靠!”宋晓怒吼,“李远,投屏!不对劲!有两个木偶不对劲!”
李远迅速把视野接到电脑上,看到画面上有个男子在追一个人。
“这个男的就是那吸血鬼,不会错!各个机能完全符合!”徐景熙大喊,他天生就能看,所以不成问题,“宋晓你能把他拦住嘛!”
“我在拦!等一下……审判长!塞伦斯城的审判长大人!”宋晓惊呼,“他怎么在这啊!”
画面中一个紫袍黑发男子一闪而过,手握权杖,不过几秒,便看那个犯人,立刻倒地。
“审判长不是已经死了吗???八万年前他就死了啊!!!!”

{在这里感谢二当家的生物速成班@Hakurei Rei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