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沧海

圈名沧海 国外junior系列 月更党✔️爱弹吉他爱写小说更是吃货界一大人才 欢迎来玩

满城繁花【40】

【40】

“晚安,阿修。”张佳乐没有拒绝。
叶修轻轻的笑了笑,走了。
这两个人也乐意开这样的玩笑。
毕竟对方都是直男,开一开玩笑也可以。
回到家之后,张佳乐摸了摸自己的脸,
滚烫,滚烫的不行。
原来自己被他如此温柔的对待时,是这样的感觉啊。
心脏在那一瞬间被浸泡的很柔软,仿佛世上的温柔都聚集在了一起,变成了他那时的心脏。
原来被人照顾被人爱是这样的感觉啊。
第二天早上,B市某著名广场。
这四个人,潮男人设绝对,不崩。
叶修,白色卫衣紧身牛仔裤,nike运动鞋。
张佳乐,白色衬衫加背带裤,vans帆布鞋
黄少天,格子衬衫黑裤子,棕色帆布鞋。
喻文州,格子大衣内搭衬衫黑裤,air Jordan红黑款。
好嘛,穿衣分cp,不定攻受。
等他们四个去的时候,那老板被吓到了。
因为这四个人颜值很高,是真的高。
车见车爆胎那种。
“如果需要就按这个对讲机,然后我就会来和你们通话。密室一共四个房间,有需要分开的时候。”
“不会被困在里面吧。”黄少天抢先问道,“抱歉,再问一下,有活人npc吗?”
“不会,你想多了,没钱雇。分开的话就是两人一组,三房分开,四房你们会集合一起出来。不要暴力破拆这里的物品,一共两个小时,四位,加油吧。”
得亏我没叫韩文清来,黄少天这样想着。
“谢谢您!”
然后他们就进了这个密室。
一进去。
扑面而来的日本风格。
“黄少天!不是让你订机械密室吗!”张佳乐喊道,“你这来个是干嘛啊!”
“他说这是机械密室啊!”
黄少天委屈。
“先破局吧,总不能第一关就死。”喻文州打开手机的电筒开始照明。
叶修和张佳乐爬上爬下找有用的东西,黄少天左看看右看看,发现了墙壁上另有玄机。
“你们看这里,这是不是要挂四个牌子。”他指了指墙上的四个挂钩。
巧了,叶修和张佳乐手里刚好有四块木牌。
“从左到右放上去。”喻文州接过他们手里的牌子,挨个放好。
“八号工厂?传说中那个死了人的工厂?”叶修说道。“应该是改编的,借用了这个东西。”黄少天说道。
“砰!”
这几个人吓的喊了一声:“卧槽!”
一个箱子打开了。
“这什么啊。”张佳乐撸起袖子,伸手去拿里面的纸条和门禁。
“我们现在在它的前门,”张佳乐翻动着纸条说,“命案之后这里就被废弃了,由于工厂的特殊性,尸体被保存的极为良好,这工厂保存尸体干嘛啊?”
“这是一个专门开发人类潜能的工厂。”叶修顺着他念下去,“A研究员将人类潜能开发,转化,为社会做贡献……”
“先别念了咱先进去。”张佳乐拿门禁卡刷开第二扇门。
“一二三,拉!”四个人两人一边,把门拉开。
屋内漆黑一片,四个人心里顿时都没了底,手电也只能照到很小的一部分。
叶修不经意碰到张佳乐手的时候,发现他手在抖,于是用另一只手握了握他的手。
张佳乐也回握了一下。
“开手电,我们一起进去。”他打开手电,黄少天也开了手电,喻文州和叶修有默契的站在两人身后。
“你们的背后交给我们。”
四个人开了手电,一起走进去。
走到中间的时候,灯突然亮起来。
这第二个房间的布景让众人惊呆。
是研究室。
仪器,书柜,实验台,实验报告,完好无损。“分头找找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助出去的东西。”叶修不愧是班长,领导力还是有的。
此时的黄少天正对着一具尸体和旁边的一张纸发呆。
尸体上面有好几个孔,边上的纸上也有几个孔,旁边还有一台密码机和箱子。
如果猜的不错,密码应该和这孔有关系,但是,这我怎么解啊,黄少天竖着看了看这张纸,百思不得其解。
他先在密码机上打出EIGHT
“嘀!嘀!嘀!嘀!”
吓得其他三人一哆嗦。
“黄少天!”
“对不起!”
后来少天放弃了,便开始看另外的地方,他看到旁边的喻文州在看墙壁上的照片,叶修在看对面的一台机器,张佳乐在那边帮着叶修。
“少天!来帮个忙!”是喻文州喊的。
“来了!乐乐你来帮我看看我这个!”
“帮我看照片,根据钟表的方向对应每个人的眼神方向。就能出密码了!我去那边看另外一个箱子。”
不愧是班里四大解码大师之一的喻文州啊,黄少天在心里这么想着。
“啪。”两个箱子同时开了。
一个黄少天这边的,一个张佳乐那边的。
“我这找到两张图纸!”黄少天把图纸拿出来,仔细的看,“为什么两张不一样啊?”
“因为接下来有两条岔路口。”
开完边上箱子的张佳乐说。
其实刚才张佳乐看到那个尸体,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尸体上的几个点和横杠,是摩斯密码。
“HELLO”
边上的图纸,也正好对应。
这个尸体,黄少天在那里站了20分钟没看出来,张佳乐就去了七八分钟就出来了。
“我这是卡片。”解完另外箱子的叶修说,“接下来有两个岔路口,两个人一组,所以这个游戏还真的需要四个人。”
“少天和我,老叶你带着张佳乐。”喻文州解完密码说,“这上面显示的是一张人脸诶。如果我没猜错,人脸,刚好对应的是那个门,黑白无常。”
“那这张卡牌对应的应该就是千变万化了。”叶修指着这个门说。
“那我们先分开,一会最后一个房间见。”喻文州拉好黄少天。
“一会见。”叶修和张佳乐笑了笑,说。
等到双方进入到各自对应的房间后,突然熄灯。
“我靠!”张佳乐一个没控制住飙了粗口,“叶修!”
“我在!”黑暗中叶修调出手电筒,一把抓住张佳乐的手,“我握着你呢!”
“墙上有字!”许是因为握着叶修的手,张佳乐还是比较冷静的,“Joker?”
后来门慢慢关上,灯又亮了。
是一个人,被分尸,墙上还有血字。
叶修感觉出来他的手在抖,一把把他拉过来,“现在他们不在了,镇定一下。”
“嗯。”张佳乐闷声靠在他身上。
“吓坏了吧刚才。”叶修轻轻给他顺毛,“我在呢。”
今天的叶修难得的没有嘲笑张佳乐。
“幸好是你在,不然他们要笑话我了。”
“文州得带少天,不然他出不去,你不带都能自己出去,但是我不行啊,所以你得带着我。”
叶修这一番话着实逗笑了张佳乐。
“好点了吗?”
“嗯。”
“那继续吧,就在我边上呆着。”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