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沧海

圈名沧海 国外junior系列 月更党✔️爱弹吉他爱写小说更是吃货界一大人才 欢迎来玩

满城繁花【43】

【43】

张佳乐走了几步路,悄悄回头,看见叶修一只手放进口袋里,在听歌等车。
张佳乐走几步,又转回头去,刚好撞上偏头看他的叶修。
两人的视线不经意间交汇了一秒,就一秒。
张佳乐却觉得心里满满的,都是温热的,便轻轻笑了一声。
〔别回头看,注意安全,回家给我发个消息〕
发件人是叶修。
[知道啦马上回去]
〔嗯〕
叶修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消息,不由得一笑。
他给张佳乐的备注是乐乐。
叶修这个人吧平时看起来拽的上天入地,但是他也是人,是个人心里总有块地方为另一个人留着,而张佳乐恰好,占了那个位置。
是他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想到这里,刚好地铁也到了,叶修便上车走了。
张佳乐安安静静的在大街上走着,平日里需要10分钟的路,今天他5分钟就走完了,或许是因为心情的原因,速度变快了不少。
这一晚,两人睡的都很踏实舒服。
接下来的日子,黄少天叶修他们过的并不顺利。
因为什么啊,因为要期中考试了。
张佳乐还在疯狂减肥。
减着减着,时间就减没了,到了下一个周五,那天晚上张佳乐在家里收拾行李,黄少天跟他开着免提再聊天。
“少天你不复习啊?”
“复习了也没用,语文差不多了,物理就那样,历史你还怕我不行?”
“怕。”张佳乐在电话这边毫不留情的说。
“你大爷的。哦对了,行李?”
“现在就在想当时吉他为什么要送给我弟,本来以为国外还能有个物件,看来要到那边去购置一个了。”
“嘿你可真行。”黄少天在电话那边说,“你的宝贝儿子你还能忘?”
“估计是当时脑子进水了吧。”
不过像这种话题,黄少天是绝对不会和张佳乐扯皮扯半小时的。
半小时后,张佳乐屋里和电话里就爆发出了魔性的笑声。
把张佳乐他老爸都吓醒了。
“张佳乐!”
“爸我跟黄少天通话呢!就是那个话特别多的那个!”
“张佳乐你大爷的!”反手就是一个取消免提。
后来张佳乐又和黄少天聊了一个小时,才去睡的觉,差不多11点钟。
而东城某胡同的叶修,正在不知所措。
他仔仔细细的看着桌子上那个纸盒子,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一个袋子里,掸了掸上面的灰尘,笑了。
“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
第二天上午,张佳乐和他爸提着四个箱子两个包就去了机场。
在准备托运行李的的时候,突然一声。
“张佳乐!”
黄少天,喻文州,叶修无一缺席,三个人都朝他招手。
“乐乐你去见他们吧,把护照给我。”张父对他说,“好好告个别,十年呢。”
“来来来来没见我们就想走这可不行。”黄少天笑着跑过来,递给他一个袋子,“诺,一点心意,看在咱俩认识四年的份上,总得给你点东西。”
“嘿呦喂瞅瞅,你小子真够厉害的。”张佳乐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以后我不在了,看谁还让你这么怼。”
“说的也是啊。”黄少天叹了口气,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来抱一下。”
抱上去的一瞬间,黄少天就像一只考拉一样赖在张佳乐身上不动了。
“怎么了?嘿你别赖我身上挺沉的!”
“你在那边……你要好好的啊……”黄少天声音颤抖着,“你……你要是数学不考年级第一你别回来见我!”
“行行行好好好都听你的。”张佳乐笑着安慰他,“我最担心的也是你,你贫血,身体还不好,没我在了没人监督你吃饭,你自己要好好的啊。”
“嗯!”黄少天被他这么一顺毛,小太阳就回来了,“来来来合影!笑一个!”
“来文州,这个班你第一个认识的我,也抱一下吧。”
喻文州走过来抱了抱他。
“文州,有几句话,我觉得我还是要和你说一下。”张佳乐小声道,“你替我……”
“我都明白,而且,你不说我也会的。”喻文州笑着说,“放心吧,有困难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都是在一起的,国外不容易啊。”
“谢了。”
喻文州笑了笑,拿出手机一起自拍。
最后的最后张佳乐看着叶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要不你也感性一下?”硬是把自己的眼泪收了回去。
“嗯,我就不感性了,我理性。”
叶修把袋子递给他,“我特意去买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真好,谢啦。”
“哦对了,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叶修拉住他,看了看四周,把张佳乐的头一把按过来。
距离不过咫尺之间,近的两人都可以听见各自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叶修?”
“张佳乐,我……想告诉你……”
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绪,呼了口气。
“我喜欢你。”
说完之后鬼使神差的就吻了上去。
这个吻的力道过大,仿佛是要把张佳乐拆吃入腹一样,那一瞬间张佳乐懵了,好一会他才缓过来。
“叶修……叶修!”张佳乐一把推开他,“你疯了!”
“我没疯。”叶修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我现在清醒得很。”
“张佳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就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
他抓着他的衣领,问道,“你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吗。”
张佳乐一时之间真的不知道怎么接话。
“我……我……”
“到底看不看的出来!”
“叶修,我觉得你要冷静一下,我们关系好可以,但是你现在,这一步出去了,你可真没法回头了!”
“我不需要!”
叶修看着他,眼睛里的火像是能把张佳乐烧死一样,从来没有过。
张佳乐大脑飞快的转着,甚至一瞬间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
我是喜欢叶修的啊。
可我这份喜欢会毁了你啊。
“叶修,对不起,我不能毁了你的一生。”
“哈。”叶修轻轻笑了笑,“没关系,你去吧,在国外……好好学习,等你十年学成归来……陪我最后自拍一张可以吗?”
“可以。”张佳乐拿出手机调好滤镜就和叶修自拍一张。
照片上的两人还是如往日一般默契。
四个人一起拍的时候,还是平时的意气风发。
当张佳乐走进检票的时候,回头看了看叶修,叶修也笑着看着他。
那一瞬间,是张佳乐这辈子最痛苦的一瞬间。
他知道叶修心里有多痛。
因为他知道自己心里有多痛。
叶修在那里站着,看着张佳乐的笑,心就仿佛一刀一刀被划开,划的血肉模糊,什么都看不清,划的痕迹,留在了他最温暖的那个地方。
心尖上唯一有点温度的地方。
“此去经年,十年再见。”
张佳乐当天最后一条朋友圈。
“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黄少天当天最后一条朋友圈。
“你交给我的事,都放心吧,有我呢。”
喻文州当天最后一条朋友圈。
“至少我们还在同一片星空下,我在原地等你,晚一点没关系。”
叶修当天最后一条朋友圈。
发完之后,叶修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张佳乐点完朋友圈的赞之后,关机睡觉。
从此就是隔着大洋的距离了。
蝉鸣声响起时,你已经在地球的另一边。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