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沧海

圈名沧海 国外junior系列 月更党✔️爱弹吉他爱写小说更是吃货界一大人才 欢迎来玩

轻舟易过万重山

这俩人物是我做梦时想到的
这篇前无背景后无结尾的草稿是我在我们学校操场上溜达了30分钟想到的

留个底,没准以后想写呢。


顾清舟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看见钟楚杨那张阴沉的可怕的脸。
他什么也不说,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的顾清舟后背发凉。
钟楚杨向来波澜不惊,就算是炸了什么大楼都不会回头看一眼,眼睛里更不会表现出害怕的神情,但这次,他眼底竟然显出了愤怒,自责,担忧,心疼,后怕这几种情绪,交织在他深如海底的眼眸里,光是看一眼顾清舟都觉得自己能当场就死在这了,他试着用最轻柔的声音说:“钟……唔!”
钟楚杨不给他反抗的机会,捏着他的下巴就闯进去,几乎是要把他的嘴唇咬出血来。他一手撑着病床,一条腿卡进顾清舟腿间,让他动弹不了,只能任自己摆布。
那个吻近乎惩罚,钟楚杨疯了一般的在他口腔里掠夺者,仿佛窒息的鱼刚见了海洋,仿佛沙漠里的人见了绿洲。
仿佛,见到了死而复生的爱人。
过了好一会,钟楚杨才放开顾清舟,突然无力的靠在他颈窝那里,不说话了。
“钟楚杨?你……”
尽管顾大队长被突如其来的差点窒息气的火冒三丈,但他依然本着一个人民公仆的职业操守极尽温柔的耐心的询问着他面前的暴走的兔子钟楚杨医生。
“我当时给你取子弹的时候怎么就没把你捅死。”那张好看的脸上的嘴毫不留情的说。
妈蛋。
就知道这人的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顾清舟冷哼了一声,没看他,钟楚杨就坐在他床边,叹了口气。
“对不起。”钟楚杨道,“我失算了。”
“错不在你,谁想的到那个人真的就要把那姑娘灭口了。”顾清舟摇摇头,“当时人多,警局没想到会这么大乱子,我当时也是被惊着了,本能的……我没死就没事。”
“你快把我弄死了。”钟楚杨说了一句。
“清舟。”他认命似的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救那个证人孩子受的伤。” 顿了顿,又说:“我知道你们为了保护证人什么都做得出来,但是,但是……你知道你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我有多紧张吗。”
顾清舟愣住了,他呆呆的转过头来看着钟楚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平时扯起话来犹如滔滔大江的顾清舟顾大话唠生平第一次被人堵了嘴。
“给你取子弹的时候我手都是颤抖的,这么多年了,比这难千百倍的手术我都做过,但我从来没这么紧张过。”钟楚杨直直的看着他,“你什么时候能,把自己看的重一点,就算,就算你为了我。”
“清舟,我承受不起。”
钟楚杨这番话直白的过分,几乎是要把自己的心剖开给顾清舟看了。
那个冷漠的近乎无情,冷静周密的近如计算机的人,居然也会失了控,居然会因为他这么大动心火。
心中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满满汇成一团,轰的一声在顾清舟脑子里炸开,炸成了他的模样。
钟楚杨,他是把自己捧在手心里的。
顾清舟愣住了,随后伸出手,握了握钟楚杨的手,他眉头一凛,看着面前的人。
钟楚杨平时温热的手冷的不像话。
“你在这……”他的语气渐渐沙哑,“在这待了多久。”
“一天半。”钟楚杨理了理自己的衣领,把它弄平弄正,“答应我,别出事了。”
“嗯。”顾清舟说。
钟楚杨抱住了他,很用力的抱住他。
平时那个强大的人,在顾清舟面前脆弱的像个孩子一样。
“答应我,别再出事了。”
“嗯,嗯,一定。”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