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沧海

圈名沧海 国外junior系列 月更党✔️爱弹吉他爱写小说更是吃货界一大人才 欢迎来玩

满城繁花【53】

【53】

你有没有想我。
或者,换句话讲,
你有没有想起过我。
叶修的这个问题过于的简单,却又过于难了,张佳乐看着他,揪了揪自己的衣角,低下头去。
“我要怎么回答你……”张佳乐心道,“我……我好累啊……”
两个人就那么站了一会,相顾无言,晚风吹起叶修额间的碎发,让人看不清他眸光流转的眸子里,到底是怎样一番光景。
是害怕他慌张,还是,更害怕知道答案。
“啊,太唐突了,抱歉。”叶修挠了挠头,“你,你别这么紧张啊。”
他低头不敢去看他,却突然被一个人紧紧抱住,是张佳乐。
“……我想你了。”张佳乐抬起头来看着他,“我说真的,叶修,我真的想你了。”
叶修复而把他搂在自己怀里:“我就知道你会想我的。”他摸着他的头发,内心是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快乐。
“那叶修,你有没有想起我。”
“我很想你。”
很简单的四个字,可对于他来说,
这四个字说出口,好难。
其实张佳乐不知道他走的那天,一向成熟稳重的叶修,在家里哭的撕心裂肺。
除他之后,再无一人可以由着我性子了。
除他之后,再无一人可以让我安心。
除他之后,再无一人,真心待我。
叶修紧紧的抱着他,张佳乐也抱住叶修,头靠在他肩膀上,不说话了。
“张佳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他喃喃的说,“你知不知道。”
这一句话,已经算是把叶修的心生生剖开给他看了,叶修,一个伪装的那么好的人,突然卸下他所有的伪装和坚强,把那么直白的自己给张佳乐看。
我褪去一身盔甲,才敢拥抱一个最真实最温暖的你。
张佳乐给叶修的感觉就是小刺猬,不熟悉的时候,会把自己保护的很好,如果你和他熟悉了,他会愿意和你敞开心扉
“乐乐,你愿不愿意,有一天,单独跟我出来,聊一聊。”叶修问他,“你愿意吗?”
“明天?”张佳乐抬头问他,“明天可以吗。”
“可以啊,只要你想。”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那我们去哪?”
“你来我家里吧,我不想回我那个家,反正那个家我自己也收拾的蛮干净的。”张佳乐说,“然后或者也可以去看个电影的。”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你就不怕我禽兽吗?”叶修挑起他的下巴说,“你就不怕,我做出点什么来?”“你有那个胆子吗。”张佳乐没好气的说道。
叶修哈哈笑着:“那就明天去你家吧,电影,最近没什么好看的。”
“嗯,那明天见。”张佳乐笑着对他说,“我回家啦。”
“我送你,反正顺路。”叶修抓起他的手就走,“走啦!”
忽然有那么一瞬间,张佳乐觉得自己回到了曾经。
体育课上课之前,叶修总是拉着他,千方百计躲体育老师的点名,也是这么握着他的手啊,那会的叶修,笑的多开心啊。
现在也一样,我就知足了。
张佳乐笑着看着回头看他的叶修,而那个人也笑着看他。
到了张佳乐家,叶修说:“天色不早了,早点进去,回家睡觉。”“嗯,明天你到了之后就在这等我,我来接你。”
“好,我在这等你。”
张佳乐突然轻轻亲了他一下:“明见。”
叶修闭上眼睛,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还有他唇上的温度,还有那一个吻的余热,微风吹过,他的笑意,全都随了风,吹遍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然后,他也走到地铁站去了,回家。
这个晚上,张佳乐破天荒的好好睡了一觉。
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干什么事情都觉得是甜的。
第二天早上,张佳乐找了一件白色的T恤,配个破洞的黑色裤子,就去自己家里了。
对他来说,自己姥姥的家,并不是自己的家。
那个他原来和他爸妈住在一起的地方,才是家。
他打开门,好好打扫了一下屋子后,坐在沙发上等着叶修。
“乐乐,我到了,下来接我。”
张佳乐看到这条消息后从沙发上弹起来,穿好鞋就出去找他,外面见到叶修的时候发现他今天穿了一件白T恤,外面来个牛仔外套,再穿个运动裤运动鞋。“去美国之后够潮啊你。”“都是些淘宝货,走吧,上楼。”
张佳乐带着他一起上楼,进家门后,“叶修你今天,有什么限制时间的问题吗?”
“没有,跟你出来玩哪还会限制时间。”叶修笑道。
“你真是长了一张会说话的嘴啊。”张佳乐翻了个白眼说道,“啊对了,中午你想吃什么?”
“你会做饭?”叶修疑惑的问他,“会做方便面是吗?”
“你这人!”张佳乐作势要打他,却被叶修一把拽住揽到自己怀里,“我会做蛋包饭啦。”
“真的?”叶修揉揉他头发,“那中午我给你打下手。”
“好。”他说,“你别捣乱就行。”
两个人笑了笑,都格外享受,或者说是贪恋对方温暖的怀抱,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温度就会消散,所以干脆就当作不会消散,能多抱一秒,都是幸福的。
“乐乐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你这么呆在我怀里。”叶修说道,眉眼和嘴角间尽是温柔,是那种满的要溢出来的温柔。
“嗯,行啦,我带你去我房间玩。”张佳乐说,“起来!别挂在我身上了!”
“让我再挂一会,乖。”叶修趴在他身上说。
然后两个人就以一种特别诡异的姿势走到了张佳乐的屋子里。
进到张佳乐屋子的时候,叶修都惊呆了。
屋子里面摆着吉他摆着尤克里里,还有榻榻米,摆了几个靠垫,桌上摆着电脑和笔记本,这个屋子,还真是张佳乐的风格。
“啊对了老叶,这个,”张佳乐拿起一个袋子,“这个是给你的,17岁生日礼物。你生日那会我可能还没回来,所以,先给你吧。”
叶修接过那个袋子,打开一看,是一本书。
“我靠你从哪弄到的这本书啊!”他瞪大了眼睛问张佳乐,“天啊!”
“找人帮忙要的,还不谢谢我。”张佳乐捏了捏他脸蛋,“好了,礼物放一边,坐吧,我问你点事。”
“知无不言。”叶修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张佳乐坐在另外一边,抱着个抱枕,“你这抱枕?”“习惯了。”张佳乐说,“抱个抱枕稍微有点安全感。”“哦这样啊。”“我给你倒点果汁来。“
他看着被放在张佳乐座位上的团子,那个玩偶有的地方已经有一点皱巴了,心里不由得微微抽痛了一下。
“诶叶修,我走了之后,你们有没有什么事情会提到我啊。”张佳乐给他倒了杯果汁来,问道,“比如,数学课什么的?”
“有啊,有挺多事的我想想啊。”叶修呷了口果汁,“比如说什么卷子恰好发多一张,你也知道会考那会我们卷子比较多,有的人就会说是给你的;还有一次班里发多了巧克力,有人说是你送的;还有一次我发作业,看到你的本子了,然后就满班里喊,喊到后来才发现你不在这个班里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带了一点自嘲,带了一点忧伤,张佳乐伸手去摸摸他的头。
“我在这呢。”“嗯,你现在在我身边啊。”
张佳乐用胳膊撑着头,说道:“那就行,看来你们还都没忘了我。”
“哪能那么容易就忘啊。”叶修一歪头,看着他说,“起码我可忘不了,诶对了你国外怎么样啊。”
“我啊。”张佳乐抿了一口水,“孙哲平跟我是邻居,然后我俩现在一个学校,他现在已经一标准美国人了。”
“猴啊,那他对你怎么样。”
“双花曲艺社听过吗。”张佳乐笑道,“他对我挺好的,你放心吧。”
“那就行。”叶修说道,“那你跟外国人的交流怎么样?”
“我来那边之后就没怎么看过词典,交流没问题,但是你也要白人还是挺排外的,我现在大多数时间还是和亚裔在一块。”
“嗯,辛苦你了。”
“嗯还有英语课,嗯.....”张佳乐顿了顿,“算了不说了,没啥可说的。”
叶修咬了咬嘴唇,看着他。
张佳乐心里,还是有事的吧。
“国外对你而言,真的很快乐吗。”他看着张佳乐说。
张佳乐沉默了一会,说道:“会有不快乐吧。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很快乐的啦,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还是很容易就过去了。”他笑道。
叶修忽然很用力的抱住了他。
“叶修?咋的了?”张佳乐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你别这样笑啊。”他委屈的闷在他肩膀处说,“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国外的生活,哪有你张佳乐说的这么轻松啊。
张佳乐拍了拍叶修的后背,安抚着他的情绪,“没事啦我挺好的哦。哦对了叶修,你们选课选的是什么啊?”
“我选的物化政,以后想去学心理学。”叶修捣鼓了一会自己手机,说道,“心理学我觉得还是挺好玩的。”
张佳乐点点头:“你还真是没变啊,我想去学金融。”
“那咱俩齐活了。”叶修说。
“为啥啊。”
“学经济的和学医的简直就是绝配。”叶修挑眉,“一个谋财一个害命。”
张佳乐愣了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叶修你可真行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一个学心理的学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人要是心都死了,那身体上的伤,都不算事。”
叶修轻轻的说了一句。
“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他喝了口果汁,答道。

评论(1)

热度(14)